顶点小说 > 望族风流 > 第689章 忍辱负重

第689章 忍辱负重

小说:望族风流作者:梦回故都字数:2063更新时间 : 2017-03-21 08:37:03
  赵康政已是彻头彻尾的昏君,在他眼中,已经被心中所欲望迷惑,他所想的无关皇室的稳定,或者是臣民对他的评价,他只是想追求到他心中所想的事情。

  面对一个娇柔可人,甚至是上门来求情的赵元盈,赵康政已经迷失了自我。

  “闵善,你将事情原委说与朕听,朕会为你做主!”赵康政说着,瞪了旁边的龙城一眼,道,“龙公公,你先到外面等候便是了!”

  龙城哪里敢把赵元盈单独留在皇帝的寝帐内?

  万一赵元盈真的要刺杀皇帝,就算皇帝只是受伤而没死,他作为引赵元盈来的人,也要承担极大的责任。

  但此时被赵康政瞪着,他知道自己没法不走,他行礼道:“那老奴就在寝帐之外等候,若陛下有何吩咐,只管吩咐一声便可!”

  “嗯。”赵康政微微点头,龙城便从寝帐内出去了。

  而赵元盈面对一个同宗的堂叔,她心中已经是恶心至极,毕竟她一直在支持父亲谋反,要杀了赵康政,但现在为了惠王府一脉求存,她只能是亲自来求情,还等于是要舍弃自己的尊严。

  等行在之内只剩下赵康政和赵元盈时,赵康政再也不去伪装,直接褪下了他高高在上的外壳,伸出手要扶着赵元盈,但其实便是要试探赵元盈的意思。

  当他的手接触到赵元盈腰间时,赵元盈身体不自然颤抖了一下,有害怕,也有羞愤的情绪在里面,但最后她还是无奈看了赵康政一眼,把她自己高傲的头低了下去。

  此时的她,就好像一个楚楚可怜的娇弱女子,用手抹泪道:“皇上,有人知道我父王对朝廷忠心耿耿,便在京城散布父王对您不敬的言论,说父王要谋反,但父王一直在教导我们这些子女,一定要忠心为皇上,即便为皇上赴汤蹈火,也是在所不辞,父王怎会是谋逆之人?”

  “哦?”当赵康政听说赵元盈是要为自己赴汤蹈火之时,他的眼睛中闪烁出奇特的光芒。

  赵元盈道:“此番有人谋逆,父王自始至终都在大典的赐宴之上,若他有心谋反,怎会出现在此?更何况,父王自始至终都没调动任何人,父王身边甚至连一兵一卒都没有,都会被人栽赃为谋反,皇上,这是有人对您不敬,想先将您身边的人铲除,再谋夺大永朝的权柄啊!”

  赵康政哈哈一笑道:“朕的江山,岂是那么容易被人夺走的?倒是皇侄女你,看你哭的样子,实在让朕痛心,来,坐在朕的怀中,让朕为你拭去眼泪……呃,你也别太见怪,朕与你父亲虽非兄弟,但也同为皇室中人,朕一直都把你当作女儿一样看待,你且坐过来……”

  说着,赵康政在虎皮椅上坐下,示意让赵元盈坐在自己腿上,赵元盈迟疑半晌之后,最后还是坐了下去。

  如此一来,赵康政的手更加不老实了,这让赵元盈更加局促。

  “皇上……”赵元盈显得还有几分害羞,似乎对赵康政的持续进犯有些招架不住,娇嗔了一句,但这句话,不似是对赵康政的拒绝,反倒带着欲拒还迎的姿态。

  赵康政稍微收敛,笑道:“你看朕,把你当作朕的那些稚气未脱的女儿了,朕这些年,在宫中也诞下几个公主,但她们都没你这么听话可人呐。朕的公主中,只有文仁公主跟你的年岁相仿,但她始终不肯嫁人。说到哪里了?”

  赵元盈显得有些尴尬,自己是来求情的,但现在明显赵康政已经不在意她说什么了,就好像惠王是否谋反,在皇帝心中已经有定论了。

  她心想:“不好,如果我不能为父王说项,那这狗皇帝必然是要杀了父王的,我们惠王府也无法求存!”

  “皇上,臣女之前刚说到,有人想对您的皇位不利……”赵元盈道。

  “你是想说,太子吗?”赵康政的脸色突然冷峻下来。

  赵元盈脸上露出些微的惧怕,道:“臣女绝非此意……”

  “朕知道你不是此意,朕只是觉得,你想多了,朕几时说你父王谋反呢?”赵康政突然显得义正言辞起来,松开抱着赵元盈的手,站起身来,到行在的屏风之后,转过身背对着赵元盈,道,“闵善,你回去吧,什么事都等明日,朕自会有定夺……”

  “皇上……”

  赵康政的这招恩威并施,让赵元盈也招架不住,她知道皇帝现在对她的“诚意”不是很满意,现在也必须要拿出自己对这狗皇帝的“忠心”,才能换得她想要的结果。

  她直接上前,扑倒在地上,抱着赵康政的足踝,道:“皇上,求您明辨啊,臣女一心为救父,父亲常教导我们,我们乃是赵家之人,生是赵家人,死是赵家鬼,皇上……”

  赵康政转过身来,将赵元盈扶起来,突然又笑道:“闵善你何必如此说呢?其实……朕也不是为难你,只是……”

  “皇上,求您为臣女做主啊……”这次不用赵康政提醒,赵元盈已用手抱着赵康政的足踝,将头靠在赵康政的小腿上,意思是要为惠王求情。

  赵康政见时机已经成熟,再不去多想别的,直接伸手将赵元盈扶起来。

  赵康政看着梨花带雨娇羞不敢抬头的赵元盈,心中愈发欢喜,她用手轻轻拭去赵元盈的眼泪,微笑着将手落下来,搭在砸赵元盈的衣带上,在发现赵元盈非但没有抗拒,反而有几分害羞之色后,他不再客气,直接将那郡主的锦衣华服解开。

  “皇上……”

  只是娇怯的一声,其实已经是不需要再说什么了。

  赵康政到此时,完全没明白过来赵元盈在来之前已经做好了眼前的准备,还以为是自己意外所得,心中欢喜无比。

  “闵善,你……让朕……听你细细说来!”

  赵康政直接将赵元盈横抱起来,往行在后面的寝帐方向而去,因为两处营帐是连通的,而周围也没人敢进来,他此时已经是无所忌惮。

  而赵元盈,也好像待宰羔羊一样,闭上眼,任由这那令她厌恶的君王窃占,心中却为了保全家族,而忍辱负重。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dxs9.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ddxs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