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雪山飞狐网游录 > 第九十四章 八血染娥袍

第九十四章 八血染娥袍

小说:雪山飞狐网游录作者:狼籍字数:5024更新时间 : 2017-01-12 18:00:04
  有一句霸气侧漏的话是这样说的,“规则就是用来打破的”,这句话绝对没有装/逼,问题在于如何打破规则,随后又有一个问题,打破规则之后是无序(混沌)吗?如何打破,苗人风还没有头绪,但打破规则之后,他知道不是无序,因为还有“天道”。ggaawwx

  从而又带有一个问题,规则是天道制定的吗?假设规则是天道的制定的,那么,打破规则之后,就要去打破天道;于是,懵逼的吃瓜观众们就会产生下一个问题,打破天道之后就是无序(混沌)的吗?

  江湖老鸟苗人风又知道答案,打破天道之后肯定不是无序,还有系统啊!于是,问题又有了,没有系统哪来的游戏?所以,懵逼的吃瓜观众们鸟了,删号卸载才是真正的答案啊!

  但素,身处现实就没有规则吗?打破规则就是去牢里吃饭,所以,特么的还是去玩游戏吧。

  苗人风其实是知道打破规则之后是天道,打破天道之后是系统,而打破系统并不需要去卸载游戏,因为这个“打破”其实是“补缺”,勿弗子就曾经补了一个缺口,那就是“科武难题”。

  “水了这么多个字,其实意思就是一个,人在游戏,线路已定”,苗人风在心中嘀咕道。

  从玄陆被诓骗到慈航岛,炸塌慈航彼岸塔,引出彼岸者的观注,随后又在暗镐岛怒吼“我之彼岸,我作主”,接着又被扔到了“出云岛”,海盗还没有干几天,又被扔到了“烟鸟岛”,最后,被扔到了“广寒岛”。

  在烟鸟岛后参悟出自己的“道”,“规则与数据”,前面的折腾其实就是为“规则与数据”之道做铺垫的;如果没有悟出来,估计广量不负也不会出现,然后也不会背着苗人风到达广寒岛。

  “所以,广寒岛一定有什么秘密”,这是苗人风在东侣村闭关时琢磨出来的,然后就是“人即天地,人即天道”的事件发生,又冒出了个白玫瑰,又很凑巧的跟踪了白玫瑰,遇到了龙呤门女高手“祝霫”,从她口中听到了“李白”的消息。

  祝霫肯定是从来没有去过玄陆的,玄陆与逆海之间的贸易属于高风险高收入,风险这么大,没有哪个蠢蛋会去收集一幅苗人风的图像带过来,给谁啊?因此,祝霫手中这幅图像自然就是李白送的,而她看到苗人风时反应这么大,那必然是得到李白的委托。

  “我好象又聪明了”,苗人风欣喜的在心中喊道。

  李霫的表情依然阴郁,但现在阴郁中又带着无奈,因为苗人风经常走神啊!这让李霫不得不把话说上两遍或三遍,“我说了,我是被李白击伤的”,李霫突然歇斯底里的咆哮道。

  苗人风吓了一跳,卧槽,更年期到了?不敢再走神,自顾自的坐在石桌边,顺手就将那张画轴给郑起来,塞在腰背后,无视李霫喷火的眼睛注视,手指敲了敲石桌面,“皇军,不是,李白让你稍什么话?”

  “龙吐珠时,当空而击。”

  苗人风呆了呆,“这真是李白让你捎的话?”

  李霫肯定的点了点头。

  苗人风叹了一口气,“阿姨,你被骗了。”

  李霫突然笑了起来,“我的岁数可以让你祖奶奶”,话音未落定,笑容已消,眼中露出疑惑之色,“为何说我被骗?”

  “李白、孟浩然是最了解我的两个npc,几乎就是看着我成长的,他们又岂能不知我智商欠费?浩然哥经常跟我玄机,打完后就会解释一句,李白哥哥那真的就是很白啊!从不跟我打玄机,直接了当的告诉我要做什么”,苗人风在心中想着。

  这段话自然不能跟李霫说,苗人风一时间也找不到一个合理的理由,只好硬生生的说“我与李白相识我久,李白若有话捎给我,必然不会如此说。”

  这话有些绕,祝霫却是懂了,她阴郁的神色又蒙上了愤怒与失望,“那我的伤……”,此话显然是心神激荡之下脱口而出,只是身为曾经的术境巅峰地仙武者,祝霫马上意识到自己心神失守的处境,迅速稳定心神,后面的话也就咽了回去。

  但说这向个字也就足够了,“你的伤是那个自称李白的人所打?”问后,见祝霫犹豫一下点头,苗人风笑道:“我了解李白的武学来路,若是你愿意让我把把脉,我就更能确定那人是否李白。”

  让苗人风意外的是,话刚说完,祝霫就卷起衣袖,把右手伸到他面前。

  虽然只是巅峰一流,但只要对方愿意放开丹田防御的话,也仍然可以把脉的,重点就在于“开放”二字;若是祝霫不愿开放丹田,苗人风除非将她擒获,再封掉她的丹田,才能够将“气”输入祝霫体内,但仍然会受到颇多的阻碍,修为越高,阻碍越大。

  心法具有“唯我”的特性,就算修炼同样的一门心法,也仍然具备“唯我”,而这种“唯我”就是所谓的“气息波动”频率;丹田里的气息波动是最真实的,当有外气入侵丹田时,武者可以隐藏气息波动的频率,加快或减缓,但这种伪装只是障眼法,一旦外气侵入到“丹柱”,那就无法掩盖与隐藏。

  丹田是一个总称,丹田内部就象一座金字塔,最底下是内力池,池中竖立着代表丹田三段扩增的资质柱,柱顶代表先天的真力气层(漩涡)。再往上就是气碑所在,在没有气碑时,气核是融入真力涡中的,拥有气碑后,气核则藏于气碑中。

  而在这座金字塔中存在着一条贯穿整个塔层的“气柱”,它就是“丹柱”,丹柱是无形的,却又是固定的;因此,外气侵入时,一旦失去层层防御,就会轻易的被接触到“气柱”,从而掌握了此位武者的“气息波动”频率。

  有的人能够记下来,有的人却是转头就忘记,如果没有“苗氏书灵”的存在,苗人风也是转头就忘的那类人,但他有苗氏书灵,苗氏书灵进化为"qing ren"眼后,更是不可能忘掉。

  祝霫终究不是玄地的武者,若是勿弗子、狄禾火,那是打死也不会放开所有防御的,而祝霫显然是看轻了苗人风,以为区区无势巅峰一流的苗人风,就算暂时记下了她气息波动频率,过段时间也会忘记。

  她这种想法其实也是对的,除非是仇恨极深者会牢记仇敌的气息波动频率,一般的武者就算有牢记的条件,也不会去记。

  因为记忆气息波动频率是很复杂的,不是说你当时记下来,以后也能记,必须拥有渊博的武学知识,然后通过类似自创武学的方式,将某个武者的气息波动频率,以武学招式的方法记录下来,这样才能够经常回顾,从而牢记。

  “水了这么多字,意思就一个,掌握气息波动频率,就能偷学到对方的心法。”苗人风在心中嘀咕道。

  “化龙诀”是具溪芬融合龙族心法及慈航“剑典”所创,一旦掌握祝霫的气息波动频率,苗人风就等于偷看了两部顶级心法。

  内力不是真力,只能贴着祝霫的“真窍”外层游走,然后窜入“喉窍”,滑入“心窍”再沉入“丹窍”,一入“丹窍”,苗人风的内力就遭到了围堵,耳边听到祝霫的笑声,“原来是个嫩小子”。

  苗人风也笑,“原来是个嫩陛姨。”

  祝霫的笑容僵在了脸上,额头有密汗渗出,坐在石椅的上身一软,就趴在了石桌上,由于鼻口直接砸在石桌面,鼻血顿时染红桌面,祝霫略显怪异的声音传出,“你是如何做到的?”

  “啧”,苗人风砸了砸嘴,笑道“你知道人从何而来?”不需要看祝霫的表情,也知道她听了这句话后肯定一脸懵逼。

  人族中的主流“进化论”就是,人是从武兽进化来的,但这实际上是武兽族的记载,武兽族统治初界百万年,人族尚未启智时,就是武兽族的食物之一;当然,武兽族认为天地万物皆是由兽进化,分化,人族自然也是如此。

  等三皇崛起时,人族通过提炼可以融合武兽天赋武学,这也成了人是从武兽进化来的证据之一,然后,人族与武兽族之间又有极多的相似,比如人族可以融合武兽血肉、骨灵等等,都证明了人族是武兽进化来的。

  但事实上不是啊!人是从骨头进化来的,并且在武兽族尚未统治天地时,人族始祖就出现了。

  “这与我被你所制,有何关系?”祸霫有气无力的喊道。

  “外形内体,体即是骨架,人先有骨方有形,虚空体就是虚空骨,我手搭在丫手窍之所在,以虚空阴影渗透进去,虽然是弱化版,却是直击其骨,这就是直捣黄龙啊!丫在丹田布下重重陷井有个毛用,没有骨又岂有丹田,直接瘫痪丫的骨,丫就软啦”,苗人风得意的在心中说道。

  这里的骨,不是指骨窍,而是指整个人的骨架,骨窍只是代表人骨架组织的一个节点,苗人风其实也没有完全明白“骨”究竟具体指什么,但他知道瘫痪骨架肯定是对的,人是从骨头进化的嘛!抓住这个中心点就可以了。

  当然,苗人风也是欺负祝霫没有道体,若是祝霫有道体的话,她或许仍然不知道人是从骨头进化而来的设定,却也不可能如此轻易的就上了苗人风的当。

  言归正传,瘫痪的祝霫就是待宰的羔羊,苗人风又岂会客气,内力直接冲向“丹柱”,一与“丹柱”接触,内力就开始荡漾,苗人风并没有去细细品味祝霫的心法频率,等"qing ren"眼记录了数据后,就退了出来。

  刀光现。

  头颅落。

  浸染着鲜血的战利品,对苗人风来说是司空见惯的,至于杀人,那更是日常之事,而该就该杀,苗人风是从来不会考虑的;祝霫这样的状态,不杀她简直对不起自己啊!

  尖叫声出现,苗人风暗骂一声,卷起来战利品就跑,剩下的战利品只能便宜别人啦!翻跃上墙时,瞄了一眼门口,发现尖叫的是熟人,正是那个叫“白玫瑰”的女玩家,而白玫瑰在尖叫后,就扑在祝霫的无头尸体上放声痛苦。

  “原来是她师傅啊”。

  “苗人风,我与你势不两立”。

  双脚尚未落地,就听到墙那头传来白玫瑰凄厉的怒吼,“与我势不两立的人多了去,你算老几”,苗人风回了一句,但脚步并未因回话而放缓,在侣都内宰了一个先天,这祸可是闯大了,何况祝霫还是侣国的客卿。

  趁着侣国还未有反应时,苗人风跑出了侣都,他为侣都的面积狭小点了个赞,这要是在太玄帝国的城池,别想这么快跑出城的;不说燕京那大的吓死人的伟大主城,每个郡的郡府以110米/秒的速度,全城奔跑的话,也需要15分钟左右。

  当然,直线跑的话也不需要如此长的时间,问题是,玄地主城的人多啊!哪里有空间给你丫全速奔跑,而你丫一旦跃上屋顶,那不管犯没犯事,立马就被注意到,直接就遭到了当地帮会高手、门派高手、城卫高手以及正义高手的各种围堵。

  城内不掀瓦,这是不成文的规定,哪个武者愿意被人在头顶上飞来飞去的,这特么不是头上顶着一片草原,骏马欢快的奔腾吗?

  侣都,啸声此起彼落。

  侣都武王府,黑胭脂一脸的愕然,她前头刚收到苗人风“弃土而逃”,后头就收到苗人风“杀死客卿”的消息,不管是弃土而逃还是杀死客卿,全都是死罪啊!

  “我知道你能折腾,你也不用这么折腾啊”,黑胭脂苦笑的低语道,然后就往外跑,还没出武王府,就被其师,侣国武王“吕钟达”所拦。

  吕仲达一脸铁青的喝斥道:“回去”。

  黑胭脂正要硬顶回去时,想起苗人风种种的神奇,“算了,他很厉害,我很弱,硬顶的话,他继续厉害,我却连生存之地都没有,何况,这家伙估计早就跑远了,根本不知道我所做的”,于是,黑胭脂行礼,返身。

  侣国野外,侣都东面的东侣村,一片废墟。

  山崖之锤是24小时游弋于东侣村海面的,听到苗人风的啸音后,很快就出现,然后让苗人风坐在他的脖劲处,“卧槽,你还能在海面行走?”苗人风惊奇的问道。

  “吾帝,下族不能在海面行走”。

  “那我骑在你脖子上,你怎么带我离开?”

  山崖之锤张了张嘴巴,牛尾甩了半天也没有组织好解释的话,苗人风见这货实在是不灵光,也不再耽搁时间,反正山崖之锤是世代护轮者,不可能把他这个不死夜枭轮回的老大给淹死。

  山崖之锤其实没有什么特殊的本事,他就是游泳啊!他是长着牛头鱼身直立行走的武兽,苗人风骑在他脖子上,抓着牛角,山崖之锤的手跟脚并没有受到束缚,再加上鱼身,在海面上游动的速度也能达到75米/米的,这还是他未启动天赋武学的速度。

  山崖之锤也是归于海兽行列的,海兽的天赋轻功武学在海中游泳时能够发挥,但上了陆地,轻功的加成就减到了三分之二,只能发挥出三分之一的速度加成。

  在海面扑腾了一个小时后,精疲力尽的山锤带着浑身湿透的苗人风上了岸,“吾帝,此处是广寒岛北部,娥国武领。”

  “俄国?卧槽,毛熊们这么牛/逼,居然占了一个国家?”

  “毛熊?吾帝,娥国与侣国不同,侣国以男武领为主将,娥国却是女武领为主将,娥国风气如此,使得男武领数量极少,对男武领也颇为照顾,吾帝在此避风头是最佳的。”

  此娥国非彼俄国,搞了个乌龙的苗人风也不在意,一边脱衣准备拧干,一边问娥国更多的信息。

  娥国并不是排斥男武领,也不是女/权至上的女武者自愿形成一国的,娥国在10年前与侣国一样,都是男武领为主将;但在10年前的某天,汕岛武兽攻入娥国,造成娥国男武领十不存一。若仅仅是如此也就罢了,问题是,汕鸟武兽是奇葩,只杀男武不杀女武啊!结果,就有了“娥国”的出现。

  “为什么只杀男武,不杀女武?”苗人风好奇的问道。

  “汕岛是卑汕族的栖息地,10年前汕岛的男兽集体染病,卑汕族的阿汕乌预言说,是娥国的男武者吸走了卑汕族男兽的武气,只要把娥国男武杀光,就可令汕岛男兽痊愈。”

  “卧槽,这也有人信?”

  山崖之锤抬起点火的脸,牛眼中透露着肯定与严肃,“吾帝,卑汕族的阿汕乌非常厉害,从不做虚言。”

  “你的意思是,杀光娥国男武者后,汕岛的男武兽真的痊愈了?”

  “自然,阿汕鸟从无虚言。”

  “尼玛,这是何等奇葩的地方啊”,苗人风拍着额头,痛苦的哀嚎道。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dxs9.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ddxs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