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破域天劫 > 第二百四十章 自扇耳光

第二百四十章 自扇耳光

小说:破域天劫作者:燕东重字数:3613更新时间 : 2016-08-18 21:24:00
  眼看王猛攻势减弱,卞青很不过瘾,不由愤而出声:“王猛,你不精英弟子么,怎么就这点儿胆量,如果你再不拿出全力,我就夺了你的双锤,拿去换元石!”

  “你敢!”

  王猛正想脱身之法,被卞青出言一激,立刻又来了精神,这夺命玄铁锤,可是他的父亲花费极大代价,才从八府之一的锻天府中购得。如果今日真的被卞青夺了去,换成元石,他还凭什么炼制本命元器,还有什么脸面在学府之中修行。

  王猛一声怒吼,真的拼起了命来,将一对大锤使得风雨不透,让卞青毫无进攻的机会。

  对方采取了守势,卞青反而弄得有些哭笑不得,刚才这家伙明明是一副要砸死自己的模样,如今却只顾防守,根本没有进攻的意思,看来还真怕自己去抢夺他的锤子。

  “看我摘星夺锤手!拿来——”

  卞青哈哈一笑,突然挥出漫天爪影,声势极为吓人,真像是要夺下那对夺命玄铁锤一般。

  “不要啊!”

  王猛一声惨叫,放开一双粗壮的长腿,飞也似的沿原路飞奔而去,边走边拼命挥舞双锤,有如疯魔一般。

  望着被自己吓跑了的王猛,卞青极为解气,只顾着站在原地哈哈大笑,他哪里会什么摘星夺锤手,刚才不过是将自己的排云掌稍微变化了一下,看着漫天爪影,实际上毫无威力。

  这王猛说话虽然气人,但看他与巨痴有几分相似之处,卞青还真下不了狠手收拾了他。

  “啪,啪”

  一阵清脆的耳光,在卞青不远处传来,却原来是请来王猛的那位王艮杰,王猛的逃跑太过突然,让王艮杰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被留在原地的王艮杰,已被卞青吓破了胆子。

  这位刚才还趾高气扬的家伙,竟然连逃跑的力气也没有了,就在卞青哈哈大笑之时,吓得跪在了地上,正挥着双手,狠狠抽打着双颊,登时原本就被卞青扇肿的脸庞,更加肿胀不堪,几乎要被抽的炸裂开来一般。

  王艮杰原本是一个干瘦的长脸,现在这张瘦脸已胀成了圆球,一对三角眼睛,更是被挤成了一条细缝,只有微微的光芒从中射出。

  “王艮杰,你倒是挺识趣!今日之事,我不想把你怎么样,如果你再有下一次,可不要怪我手下无情!滚——”

  对这种软骨头,卞青根本不愿意搭理,他冷冷的喝斥了这个胆小如鼠的家伙两句,竟看也不看,自顾自扬长而去。

  在卞青身后,王艮杰眼看他已走出数百丈外,这才停下了挥动的双手,他狠狠的望了卞青背影一眼,这才踉踉跄跄向自己的居所跑去,把自己打成了这个模样,他可没有脸见人,只能在自己的房间里再躲上数日了!

  ……

  在王艮杰身后,还有另外一个身影。此人自然是将楼阁建在七五零三室旁的那位汤源,这汤源自称是卞青的仰慕者,却在卞青与王猛对战之时,根本没有露面。

  眼看着卞青远去,这汤源才显露身形。汤源明明是元武君境巅峰实力,是如何瞒过卞青、王猛的,谁也不清楚,反正他们二人在对阵之时,自始至终没有发现这位汤源的存在。

  “卞青,真是很有意思啊!外界传闻你是用剑的,还有弓法,却没有想到你的肉身之力会如此强大,还有如此诡异的一套拳法!嘿嘿,真是有意思,我该怎么向长老汇报呢?!”

  汤源喃喃自语,眼中闪烁出一道晦暗的光华。

  ……

  卞青前往的方向,不是别处,却是执事房。从天羽洞府出来,他的师傅便没有露面,身为弟子,当然要向师傅报告一下自己的修为进度,如今最有可能知晓房玄长老下落的,只有执事房的莫婆婆了。

  执事房房门大开,房内安静异常,卞青来到门外,躬身行礼,态度恭敬,但自报家门之后,门内并无动静。

  卞青心中奇怪,只好硬着头皮飞身而入。

  执事房内,哪里有莫婆婆的身影,只有一位身材婀娜的曼妙身影,正在房中不知忙些什么?

  “在下是编外院弟子卞青,请问这位长老,您是?!”

  “格格格——”

  随着那身材曼妙的身影发出一串格格娇笑,这个扭过身来,一双美目肆无忌惮地望着卞青,让卞青浑身上下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这女人的眼神实在太古怪了,在她的眼中,卞青觉得自己身地寸缕,好像他能将自己的内心也能看穿一般。

  “卞青,我是杨院长!莫长老与你的师傅有事外出了,执事房这等紧要的地方,本院替莫婆婆看守几日,你有什么事情么?!”

  卞青自从加入编外院以来,他在院内呆的时间实在太短,除了那位伊挚长老外,再就是自己的师傅和莫婆婆了。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的这位杨院长,竟然是一位风韵犹存的美貌妇人。

  面对这眼神诡异的美貌妇人,卞青的心中波澜起伏,这位院长实在奇怪。身为院长,又如何会重视这小小的执事房,虽然在院中的时间不长,卞青却也读过院内的规则。

  编外院最为重要的地方,就是试炼殿,除此之外,还有传功室,典籍室,院长室,长老议事殿。这执事房的地位最为低下,除了新进的弟子会来此光顾之外,其他时间,根本没有什么人愿意来此。

  身为一院之主,为何会跻身这小小的执事房,还说什么替莫婆婆代为看守,简直是胡说八道。

  想到此处,卞青对这位杨院长也高度警觉起来,生怕被她看出自己有何异常之处。

  “卞青,这好像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哟!怎么也不打个招呼?!”

  杨院长反复审视着极力掩饰情绪的卞青,突然轻声问道。这话意不像是斥责,倒更像是挑逗。

  “弟子不知院长是如此年青貌美的仙人模样,一时失神,忘记了向您行礼问候,实在该死!”

  卞青当然不为所动,赶紧低下头去,口中夸赞,心中却厌恶无比。

  “哈哈哈,名动天下的卞青将军,倒还是一个风流的少年英雄,本院真是意想不到,你来找莫婆婆有什么事情?!”

  杨院长被卞青夸赞美貌,登时心花怒放,对卞青的态度也从审视变为了欣赏。

  “弟子想来找莫婆婆,了解一下能否承接任务,身为学府弟子,却无一点任务值在身,连功法阁都没有资格踏入,实在是有些遗憾!”

  卞青半真半假,却也不隐瞒自己想去承接任务,进功法阁去选取功法的打算。

  “天羽门人,果然不同凡响,刚刚晋阶元武君境高阶,就有了承接任务的打算。这么短的时间能够练成炼心神功的第一重境界,悟性倒也不错,可惜就是血脉差了些,你要好好努力才是!你现在是天羽弟子,享有亲传弟子的特权,自然可以承接任务,不过,你还未过试炼期,不能离开本学府太久。还是承接几件月级任务吧,其他级别的任务,耗时太久,本院也不能违例批准。你去吧!”

  杨院长对卞青的回答并无怀疑,反而对他承接任务极为肯定,却只要求他承接月级任务,就放卞青离开了执事房。

  天元大陆各大学府,甚至各大宗门的任务都只有五个级别,分别为“天、地、日、月、凡”五个级别,每个级别的任务又分为三个等级。

  每个级别等级的任务,对应着任务的难度,同时也有完成任务者修为的要求。

  按照任务等级级别,卞青已是元武君境高阶,已可以承接日级三等以下的任何等级的任务,但这位杨院长很明确的指示了,在试炼期期间,便是亲传弟子,也只能承接月级以下的任务。

  卞青原本就没有打算承接月级三等的任务,毕竟他从未承接过任何任务,他决定还是由低到高,逐渐积累经验。

  天羽宗的两位同门,一位是师傅,别外一位应该算是师姑,这二人都不知去了何处,凤无双也没有来编外院找过自己,卞青除了去承接任务,积累足够的任务值以外,别我他事可做。

  无奈之下,卞青只好离开了编外院,径直向任务殿方向行去。

  ……

  “卞青,你到底身上隐藏着什么秘密,让天羽宗看上了你,非要收你为天羽门人。这两个老家伙,赖在编外院已有近百年,为何刚一收卞青为徒,却又双双外出,到底是在搞什么把戏。本院越来越有兴趣了!嘿嘿——”

  望着卞青远去的背影,杨院长冷冷一笑,喃喃自语道。

  ……

  天羽洞府是天羽宗的核心秘密,皇甫喜虽然知道,却也不敢将之公之于众,在整个凤鸣学府知道这个秘密的,并不多,能够进入天羽洞府的更是少之又少。

  莫婆婆与房玄长老双双离开,就是认为卞青至少要在整个试炼期间,都会闭关修炼,这才放心离去。

  可惜房玄长老明显也被卞青的血脉给迷惑了,他根本不知卞青的血脉之力是何等强大,还以为卞青血脉平平,只是悟性、机缘比较特殊,这才动了收徒之念。

  卞青的血脉被冥毒蒙蔽,是他在晋阶元宗师境的事情了,冥毒是一种连元武皇,甚至元武帝境都畏惧的特殊物质,若不是卞青修炼了哥舒魔元诀,根本抵挡不住,只怕早就一命呜呼了。

  冥毒入体之后,卞青便陷入了昏迷之中,后被凤无双无意间救起,误打误撞给他服食了抵御冥毒的丹药,卞青的魔体血液原本可以洗净冥毒,却因为这意外而生的丹药之力,最终使冥毒凝聚进了卞青的丹元。

  魔体与元体各有所属,丹元气海是元体的根据地,魔体当然不会前去多事,冥毒因此保留了下来,使得卞青的丹元气海,始终混沌一片,在不知冥毒为何物的强者眼中,这些混沌之物,便是血脉杂质,这才认定了卞青为废柴血脉。

  经过数次奇遇,特别是卞青得到的石乳原液洗炼,这些沉积于卞青体内的冥毒杂质渐渐被洗炼一空,卞青的丹元气海也澄澈了许多,但相比其他专修元体的武者,他的丹元气海还是灰暗不清,显得极为普通。

  石乳原液虽然强大,却哪里是万古冥毒的对手,只有卞青服食了那万年石乳之后,才有可能将这些冥毒彻底转化,到了那时,他的丹元气海才会露出本来的真面目。

  万年石乳的能量太过庞大,这本是元武皇境,甚至元武帝境才能服食的异宝,卞青到了那个境界,凭借其哥舒魔元诀这项神功,只怕同阶武者已无对手,他的丹元气海到底是不是澄澈,他又是不是所谓废柴血脉,本身已是一个伪命题,根本不攻自破,哪里还用分辨?!(未完待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dxs9.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ddxs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