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漂泊者之爱 > 第三十一章 姐妹相会

第三十一章 姐妹相会

小说:漂泊者之爱作者:败在嘴上字数:3427更新时间 : 2016-10-19 08:45:41
  在这个世界上,在同一个国度,同一时刻,有人欢喜有人愁。在吴小红为即将离开这个她心存热恋的地方而伤心难过的时候,广州那边的胡丽容却被即将到来的新生活而兴奋着。

  她在接到孙安电话的第二天一早就写了辞职单,在辞职原因那里,她想了一下,写上了“奶奶去世”。在外面的这些年,她已懂得了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必须要有什么样的理由才能说服领导达到目的。死人是一件最大的事情,人类最大的两桩事情,一个是生,另一个则是死。生是一种希望,随之而来的是喜悦,是欢笑,而死,是一种离开,一种生命的灭亡,一种音容笑貌的永远的消失。这无疑是令人悲痛的,是庄严而肃穆的。

  一个工厂的管理者再严厉,当他拿到员工亲人离世的辞职单时,也不再追问什么,只能尽快签上“同意”二字,让员工尽快回到家送他们的亲人最后一程。

  胡丽容写上这条内容的时候,心里也有一丝愧疚,她觉得自己拿奶奶的去世作为幌子来欺骗管理层实在是一种不道德不孝顺的行为。不过,眼下,工厂里天天加班赶货,员工只有出没有进,不用这样理由怎么能快速离开,不快速离开,怎么能去到心爱的男朋友那里?

  她在心里默念了一下,“奶奶啊,为了您的孙女,您就再去世一次吧!”

  胡丽容的奶奶早在四年前就去世了。一方面是既然辞职单上写的是这个理由,她就得表现出失去亲人的悲痛神情来,另一方面也许是因为写的这个理由使她自然而然地想起了四年前奶奶去世的场景,想起了奶奶生前对她的百般疼爱。她在将辞职单交到主管的时候,眼睛里竟涌出了伤心的泪水。

  主管安慰了她一下,替这位奶奶无比惋惜,只有一个月就要过春节了,就不能再等等吗?主管这样一说,胡丽容越发伤心起来,哭出了声音。

  “你也别太伤心了,我跟人事部说一下,马上帮你把手续办了,你赽紧回去,送她老人家一程吧。”

  胡丽容感激地点点头。

  辞职手续办得十分顺利,退了厂服,领了工资,胡丽容在接受了众多工友的安慰怜悯之后拎着行李,出了厂门。在跨上了到姐姐那里的13路公交车后,胡丽容的笑容立马象花一样绽放开来。刚刚坐稳,她便赶忙从裤子口袋里将手机掏了出来,她先给孙安打电话,告诉他她已成功辞职的事情,然后再跟他说,她要先去姐姐那,最快明天就动身到深圳。按她自己的意愿,她原本是想今天就走的,可是姐姐说了,叫她去深圳之前到她那里去一下,姐姐知道,妹妹一旦去了深圳再见面估计也有点难。虽说广州与深圳相隔并不远,前前后后加起来半天时间也能够见上面了,但对于在外打工的两姐妹来说,时间掌握在别人手上。许多时候他们是被动的。再说这次情况不同,有些话,做姐姐的觉得要当面叮嘱一下妹妹才放心,毕竟妹妹这次过去,是奔着另一个男人而去的。

  胡丽容到达喜之郞公司的时候,胡立容正在抽检一批货。她把胡丽容领到宿舍让她等她一会,说检完手上的活就马上过来。

  胡丽容在姐姐的宿舍里转了转,喜之郞到底是大公司,一个小小的进料检验员,公司也给她一个单间。虽然面积不大,但在外面能免费有这样的一间小屋让自己独自住着,也是十分不错的了。屋子里的东西虽很简陋,但干净,东西摆放得也整整齐齐。没办法,虽然同是一个爹妈生的,但这两姐妹从外貌到性格都有着很大的差别。一个喜静一个喜动。一个胖一个瘦,一个细心爱干净整洁,一个粗枝大叶马马虎虎。以前在老家的时候,妹妹胡丽容经常被父母训斥,被要求跟姐姐学学,不过,无论是什么关系,都是独立的个体,都有自己的特点,有区别于别人的行为吧。如果跟姐姐一模一样,那两姐妹就不是两个人,而是一个人了。这不可能也没必要。胡丽容的怪理论把家里人都给唬住了。唉,由他吧。父母最后只能这样说。

  姐姐是去年刚结的婚,老公也是老家的,就在番禺的一家电子厂上班,休息的时候他会过来,有时,胡立容也会过去。两人的感情挺稳定,只是暂时还没有孩子。上次姐姐说,打算开春之后再要孩子。她说先让姐夫把烟完全戒了才要。现在一对夫妻只能要一个孩子,那孩子的质量很高,孩子质量高是取决于父母亲的各项身体指标。所以必须要先把身体调理好,才再要孩子。姐姐说的头头有道,胡丽容也就听听,她觉得反正自己离这个话题还很遥远。

  大约半小时后,胡立容回来了。她招呼妹妹说,“我们先到外面吃点饭吧,今晚你就睡在这,我们两说说话。”

  “好。”

  吃饭的地方很好找,哪里有人哪里都能找到吃饭的地。就在喜之郞公司的前面大约500米左右的地方就有一排小饭店,快餐小吃都有。胡立容带着妹妹走进了一家“家常菜”餐馆。服务员招呼她俩在靠近门口的一张桌子前坐下。胡立容一边看看菜单一边问妹妹,“想吃点啥?”

  “随便,点啥吃啥。”

  “那就来个酸菜鱼,麻婆豆腐”胡立容对服务员说。

  不一会,服务员给他们端了一盘炒花生,“这是免费赠送的。请慢用。”

  胡丽容说,服务不错。然后拿起筷子就去夹花生。

  胡立容看了妹妹一眼,笑着摇摇头。“你不怕长胖?”

  “没事。胖了再减呗!“

  “真服了你了!”胡立容说。说实话,有时候,她还是很喜欢妹妹这性格的。好象什么都不在乎,大大咧咧地。减肥可是女人一生的事业。现在流行骨感美,大家吃东西都在算热量,吃饭的时候恨不得数得饭粒吃。这种日子过得真是辛苦,不过,这种苦可是自找的。也不能说自找的呢,关键是大家的审美改变了。人都想美嘛,那就只能少吃点,尽量让自己的锁骨露出来,好在人群中找到一份自信。

  妹妹胡丽容却是个另类。一会酸菜鱼也上来了,看到妹妹一副享受的样子,胡立容笑了。

  她也夹了一块鱼放在碗里,然后问妹妹,”你们厂不是很忙吗?主管这么快就同意你离职了?“

  胡丽容咽了一口饭说,“我们主管挺好的,我跟她说说好话,她就同意了。”

  “你以什么理由辞职的,就明目张胆地跟她说,你男朋友给你在深圳找了份工作?”

  “没有。”胡丽容不好意思地笑笑。“随便编了一个呗。”

  她可不好意思将自己写的那个理由跟姐姐说,姐姐是奶奶一手带大的,对奶奶的感情最深。要是她知道自己是拿奶奶去世的理由跟工厂辞职,她一定要跳起来骂她的。

  胡丽容偷偷瞟了姐姐一眼,姐姐好象也并不打算继续问她这个事了。

  “对了,你上次跟我说‘飞天’那个工厂叫什么?”

  “道光塑料玩具厂。”

  “道光玩具?他们有跟我们加工过产品哩!”

  ”是吧,姐,这么巧啊?“

  ”那个‘飞天’,嗯,就是孙安,你说他姐是做什么的?“

  ”品质管理,是经理。“

  ”那我知道了。这个女人可不简单啊,我见过。“

  ”你见过她?“胡丽容惊讶得停下筷子,问。

  ”见过,她来过我们这,有一次跟着送货过来的。看上去好象跟我们的孙经理关系不一般哩!“

  ”哇,他姐这么牛啊,难怪他老是在夸她的姐姐,说不仅人长得漂亮,还非常能干,在厂里除了老总就是她了。“

  ”人嘛。的确长得漂亮。不过,这个年代漂亮的女人有几个正经角色?我看我们孙经理当时跟她说话那样,都怀疑她跟孙经理关系暧昧呢。“

  ”她和你们孙经理认识?也不能这么说吧。孙安他说他姐夫也在那个厂的,他姐和他姐夫关系恩爱着呢。“

  胡立容看了看妹妹,又想了一下,说:“你有没跟他们说我和你的关系?不知道他们会不会为难你?”

  “有啊,我告诉过孙安,说你在这家公司当检验员。姐,你说他们为难我?这是个什么意思?”

  “唉呀,我前一段时间退过他们的货,还退了两次。”

  “退货?那工作上的事,不合格就退,这有什么,又不是你的错是他们自己没做好。”

  “也不是那!当时我有点个人情绪在里面。”

  “(⊙o⊙)哦。姐,你权力也挺大的哟,老实说,有没人给你送红包巴结你?”

  胡立容忙左右看了看,低声说,“这话可不要乱讲,知道了要被处罚的。”

  “那就是有啦?”

  “别瞎说!”胡立容用筷子敲了下妹妹面前的盘子,小声警告道。

  这可是关系到她的饭碗问题。要是有人知道不得了,这份工作她已越来越顺手了,还想长期干下去的。胡丽容说的这个事不是不存在,但只是少数。要是产品真的是有大问题,人家给了她也不敢要,有一些小问题的,别人给她两百,三百的,她也就没有推辞了。但公司在这方面是有严格规定的,不允许接受供应商任何的贿赂,哪怕吃顿饭也不行。要是有人举报,一经查实,就会从严处罚,搞不好不光罚款,就直接下岗了。妹妹真是没心没肺,什么话都敢在公众场合下讲。

  胡立空冲她做了一个鬼脸。“不说了!”

  姐妹俩吃好饭后又一起在附近走了走,随便聊了一下。晚上睡觉的时候,胡立容看了一下妹妹,对她说:“你去了和孙安保持距离,要先了解一下对方。知道吗?”

  胡丽容看见姐姐认真的样,点点头,说:‘我知道了,姐。”

  “还有你不要跟他们提我的事,尤其是她姐,我想她对我印象肯定不好,省得影响到你。”

  胡丽容有点疑惑,但还是认真地点头答应了。

  这对难得相见的两姐妹又聊了一会家常后就进入了梦乡。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dxs9.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ddxs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