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漂泊者之爱 > 第三十六章 噩耗

第三十六章 噩耗

小说:漂泊者之爱作者:败在嘴上字数:3544更新时间 : 2016-10-22 09:15:02
  正月十六这一天,李刚早上起床后眼皮总是跳,心神不宁。昨天是正月十五,元宵节。工厂没有安排加班,他吃了饭后回到宿舍就给家里打了电话,照例和妻子聊聊天,了解一下家里的情况,也和大小两个孩子说了几句话,问了父母的情况,知道家里还和以前一样,母亲还是老样子,躺躺坐坐,有太阳的时候就出来晒晒太阳,父亲还是每天天不亮就出去摆摊卖并饼,生意也还可以。两个孩子今天就开学了,大的小学三年级,小的幼儿园。大的不需要管了,小的每天接送,这个任务照例落在妻子会平身上。照理,李刚也应该和以前一样,起了床,洗漱一番后便去工厂食堂吃早餐,然后去上班。

  可是这一天,从他睁眼开始起,他就觉得莫名其妙的烦燥,头有些痛,心里总是惴惴不安。

  胡乱吃了一点早餐后他就去了车间。

  他把工人安排了一下工作后,就回到办公室。这时胡丽容还没开始写报表,正拿着手机在看,李刚不知怎么,冲着胡丽容一下子吼起来,“都几点了,还玩手机!”

  胡丽容正专心致志地看QQ朋友圈发出的信息,冷不丁被主管一吼,身子也抖动了一下。她进工厂以来,还是第一次见到主管对她发火,而且这一大早的,不是就是看了一两分钟吗?有什么了不起的,我的工作又不会耽误。发这么大火!胡丽容虽然心里不服气地这样想,但毕竟这是自己的主管,而且上班时间玩手机的确是违反公司规定,是不对的。忙把手机放到桌子上,从抽屉里掏出记数本,开始根据那上面的数据整理生产报表。

  李刚吼完胡丽容后,又走出来,他自己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回事,他现在也沉不下心来去做什么事情,他就这样车间和办公室来回走了几趟。

  员工都看看他,没人敢出声。主管一大早就黑着一张脸,心情看样子极差,还是能避就避开,不要招惹他,所以印刷部的员工都自己做自己的事情。管峰也觉察出了李刚今天的异样。昨天下班前都还好好的,也没听出厂里出什么事,印刷部最近也没有出差错,李主管不可能拚批啊。管峰也不清楚李刚心情差的原因,便不去想这些,今天还有几个样品要打,他便拿了资料,去忙自己的去了。

  差不多九点多点的时候,胡丽容慌慌张张地跑过来叫他,“姐夫,你快点去看看,主管在哭呢!”自从过完春节之后,胡丽容已明日张胆地搬到孙安那里去住了,见到孙萍与管峰也是跟孙安一样亲热地叫姐姐和姐夫了。

  “哭?”管峰惊讶得嘴张得很大,赶忙放下手中的网版,快步跟着胡丽容向办公室走去。

  印刷车间的其他几个员工看见胡丽容与管峰他们两慌慌张张的样子也停下手中的活,有人问,“阿容,怎么了?”

  阿容一边快步往办公室走,一边急急地说,”李主管在办公室哭哩!“

  这些员工一听主管在哭,顿时没心情干活了,都停了下来,往办公室那边张望了一下后,又不约而同地往办公室走去。

  当管峰走到办公室的时候,看见李刚整个人瘫软在靠窗那里,他半跪在地上,脸色苍白,满面是泪。管峰吓住了,随之而来的印刷部所有的员工都慌了,他们从来没见过自己的主管消极成这个样子。一定是出了什么事,出了什么大事,要不,平时大部分时候都乐哈哈的一个大男人如何能悲戚成这样?

  他们都不太敢讲话,大家都把眼光投向胡丽容。

  胡丽容忙说,”我也不知道,我刚去交报表去了,回来就看见他在这里哭了。“

  管峰走上前去,想将李主管从地上搀扶起来,悄声地问,”李主管,你怎么了?是不舒服吗?“

  其他人也都走过去,关切地看着他。

  李刚抬起泪眼,只看了他们一眼,又将头垂下去,呜咽起来,“我爸。。。呜呜。。。”

  “你爸怎么了?”胡丽容大声地问。

  其他人都盯了她一眼。有点责怪她这噪门太大了。看这情形,一定是他爸出事了。可能是他爸病了。。。还病的不轻。也有可能他爸爸已经。。。。

  这个时候,孙萍,洪黄天,还有李总都快步走了过来,他们在焊接车间看见印刷的人都神色慌张地往印刷的办公桌走过去,预感到是印刷部出什么事了,就赶过来。印刷部的员工见领导进来,忙让出了道。

  李总看到李刚的神情,就知道一定是家里出大事了,简单地问了一下情况,李总的心情也变得无比的沉重。

  孙萍招呼洪黄天和管峰,他们将李刚从地上拉了起来,“是出什么事了?”

  李刚站起来,看了面前的领导一眼,哽咽着说,“我爸没了!”

  所有的人一下子就被这突如其来的噩耗怔住了。在外漂泊的人最最害怕听到的这是类似这样的声音,无论有多累,有多苦,他们都不怕,因为他们知道在远方,有他们的家,他们的精神支柱,这个精神支柱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温暖着他们。家里的亲人在等待他们,在替他们祈祷。可是,如果象这样突然知道家中的亲人生病或者离世时,这比什么都让他们难以接受,因为距离,他们没办法第一时间赶到亲人身边,不相信,自责,悲痛。。。。。。这类的噩耗会让人在极短的时间内精神崩溃,天塌了!

  洪黄天与管峰将李刚搀扶着在办公桌前坐下,孙萍对屋里的其他人挥挥手,示意他们先出去,各干各的事去。

  然后,她问李总,“怎么办?”

  李汉明面色凝重,说,“你赶快叫陈天雷查一下到武汉的飞机票,看看最快的有几点的?”

  ”好。“孙萍正准备去找陈天雷,一抬头发现陈天雷和王梅已走了进来。

  陈天雷和王梅两人都看了李刚一眼,想问问怎么回事,李总将他们招到眼前来。

  “你们先赶快去查一下到武汉的飞机票,最快几点的,高铁,动车都看看。”

  “洪部长,你安排一个人跟李刚到宿舍里看了一下,把他的行李收拾一下。”

  “王梅,你算一下,把李刚的工资先全部结给他。对了,算好后把金额告诉我一下。“

  洪黄天叫了管峰跟李刚一起先回宿舍收拾东西。

  李总走到李刚面前,手放在他的肩上,说:“坚强一点!现在是要想办法尽快回去!要送他老人家最后一程。你先回去把东西收拾一下,记得身份证要带好。”

  此时,这位悲痛的人止住了哭泣,他眼神空洞地望着李总,恍恍惚惚地点点头。然后,拖着沉重的双腿有些木然地跟着管峰走出了印刷部门的办公室。

  这个时候,其他部门的主管也陆续到了印刷部办公室。

  李总扫了一眼,然后示意把办公室的门关上。

  “既然大家都到齐了。我们就开一个短会。现在李主管家里出了事,他的父亲去世了。这个对他的打击肯定不小。这种不幸的事落在谁身上,谁也受不了。现在有几方面的问题需要紧急安排一下。“

  李汉明接着说,”李主管需要马上回家,印刷部门的工作目前也还处于一个非常时期,任务紧,他不在工厂的这段时间谁来监管?“

  洪黄天看了一下各部位主管,最后把眼光落在杨立平身上,这段时间以来,车缝方面相对来说活不多,杨立平看见洪黄天看着自己,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他马上说:”我来看一段时间,不过,技术方面的活我也不懂。“

  洪黄天马上说,“这个没事,据李刚以前讲,管峰基本上都掌握了,可以让他跟你一起来暂时管理。”

  “那行。”

  “还有,李主管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我们也应该表示一下关心。你们的意见呢?”李总说。

  “应该的。大家同事这么多年了。现在他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我们怎么着也得表示一下我们的心意。”洪黄天跟着说。

  其他主管也纷纷表示同意。

  “那大家说说看一个人出多少?”

  主管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还想不定拿多少比较好。

  这时孙萍说,“李主管的家庭情况大家都清楚,母亲常年生病,两个孩子又小,现在父亲又。。。我想我们在工厂搞一个募捐怎么样?一块不妙少,1000也不嫌多,各人根据自己的条件,能出多少就出多少,不强迫,要自愿。”

  李总点点头。其他人也表示赞同。

  孙萍转过身对李总说,“李总,李刚现在这个状况一个人回去,不知路上怎么样?要不要派个人送他回去?到了武汉还有三四个小时才能到家呢。“

  “是的,我看还是派一个人跟着去比较放心,刚才看他那样,恍恍惚惚的,一个人回去还真有点不放心呢。”

  “他家里还有没兄弟姐妹?”李汉明想了想问。

  “没有,他只有一个妹妹。也出嫁了,夫妻两也在外面打工,在ZJ估计现在也在往家赶吧。”马久安说,平时因为李刚与他打交道比较多,有时候两个也会聊点家常话,所以他知道的要清楚一点。

  “唉。”

  李汉明叹了一口气。这个人当中,他年龄最大。他明白父亲去世这桩事情不仅在心理上对李刚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在体力在脑力他也要承受许多。如何将老人风风光光地送走,李刚作为儿子,作为家里唯一的男人,他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做。

  现在工厂的事情还这么多,这些主管们都是现场的干部,现在已经少了一个李刚,如果再走一位主管,每天员工的具体工作安排一定会受影响。

  他站在那里,没有说话。他意识到孙萍刚才提醒得很对,李刚现在的精神状态确实不能让他一个人回去,要是真有什么事,不仅仅延误他父亲的后事处理,给这个家也将会担来灾难性的问题,到时候,不仅仅是李家,就是道光塑料玩具厂也脱不了关系啊。

  还有派去的人最好能帮助李刚一起处理好他父亲的后事,这样就对这个人要求了,谁能够在这种大事面前镇定自若,稳重得体呢?

  孙萍见李总没有发话,知道他在思考,忙说,“时间很紧了,我们是不是先分头行动,各部门主管赶紧回去组织一下募捐?”

  各部门主管点点头后立马分散开去,各自组织去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dxs9.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ddxs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