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漂泊者之爱 > 第一百二十二章 这次铁定了要离婚

第一百二十二章 这次铁定了要离婚

小说:漂泊者之爱作者:败在嘴上字数:2312更新时间 : 2016-12-17 08:30:03
  孙萍面带笑容进了屋。她先是扫了屋子一眼。

  刚刚明明看到有人的,现在怎么一个人也没了?孙萍又回想了一下,觉得自己经过的时候看到的那个人就是管峰啊。

  孙萍往里走了几步,正准备开口叫:“老板娘……”还没出声,一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来帮你脱吧,快点!”男人说。

  “你别急啊,早上你不是刚刚要了一次吗?怎么现在又要啊。”

  “还不是你这几天把我给补的,天天吃牛肉,你看我象牛一样强壮,人燥得慌。”

  “你天天粘着我,就不怕你老婆发现啊。”

  “她?别提她了,跟她一点趣味也没有,没意思。”

  接着房间里传来那种喘息与呻吟声……

  孙萍站在房门口。她觉得空气凝固了,血往上涌,她感到一阵天晕地转。

  这不是在开玩笑吧?她的手抖得很厉害,一时间,她象被人施了魔法一样,没了呼吸,没了思想,只是定定地站在那里。房间里污秽的声音一阵一阵传过来……

  她却象一只没有灵魂的画像一般定格在那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一个世际那么长。里面平息了,她也平静了,她动了一下,她的手不再发抖,只是无力地垂了下去。

  房门开了,管峰打开门的一刹那,看见孙萍苍白着脸木然地站在那里,他僵住了。

  他等着孙萍冲他发火。

  可是,这一次,孙萍一句话也没说,她只是扫了他一眼,然后慢慢转身走出了饭店。许东芝穿好衣服从里屋走出来的时候,孙萍已走到了那辆枣红色的电瓶车旁,正弯腰机械地开锁。

  这次完了!

  管峰长长地吐了一口气。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孙萍会突然跑过来找他。

  刚才孙萍扫他向的那一眼,象月光下的一把利剑,刺向他的心脏。他明白他和孙萍之间的缘份算是到了尽头了。

  他什么也没说,也没去追,一个人默默地往自己的家中走去。许东芝看着这对南北走向的夫妻,心情十分复杂。天地良心,她倒真没有想过要拆散他们。

  一个生理上得不到满足的寂寞男人。

  一个情感上空虚的孤独女人。

  管峰经常过来吃饭,这一来二去的,两个便熟络起来,相互间的需求有机会得到了释放。

  她与管峰的关系,仅限于此。

  怎么回的家,孙萍自己也不是太清楚。

  孙银财与王运香看见女儿回来,忙迎了上去,说:“不是说今天回管家的吗?怎么回来了?”

  管镜也过来跑住她说,“妈妈,明天放假啦!”

  孙萍看了他们一眼,沉默着走进了堂屋。

  王运香觉得女儿脸色不对,忙问:“萍儿,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孙萍看了管镜一眼,蹲下去跟儿子说,“镜儿,你是喜欢爸爸还是妈妈?”

  管镜天真地说:“我喜欢妈妈,也喜欢爸爸。”

  孙萍又问:“要是妈妈和爸爸分开了,你愿意跟谁一起?”

  孙银财与王运香两人都一愣。

  “萍儿,你说什么呢?别跟孩子说这个。”王运香说。

  管镜不解地看着母亲,说:”是不是你又要出去打工了?我不想你们分开。”

  “镜儿,你上去玩会吧,我跟外公外婆说一会话。”孙萍将一个小气球递给儿子说。

  这时孙银财与王运香两人的心又吊起来了。

  这两夫妻又出什么事了?

  “爸,妈,这次我铁定了要离婚。”等管镜出了门,孙萍看着父母语气平静,但态度坚决地说。

  “这出了什么事了?你跟管峰吵架了?”王运香着急地看着女儿问。孙银财也发愁地看着孙萍。

  “狗改不了吃屡。妈,他又在外面鬼混。”

  “这混帐东西,看我不打断他的腿!”孙银财一听孙萍说完,立马气得变得脸色。

  “不会吧,他上次答应的好好的啊,萍儿,你是听人说的?”王运香还有些不相信。管峰一直都挺老实的啊,只是最近有些日子不怎么来了。再说他老是上晚班,白天要休息,不来也是正常的。但看看孙萍的脸,又知道女儿不会随便乱说。

  “妈。我看到了。唉,不说这些了,我不想再跟他有任何瓜葛了。越早离掉越好。我再也不想看到他了。”

  “这个畜生!这次没得说了,离!”孙银财说。

  “我真是瞎了眼,看他上次可怜样,还以为他悔改,没想到他是这么个货色!”王运香也生气了。

  “我已想好了,过了节日这跟他去离。其他的我什么都不要,我要管镜。”孙萍说。

  “那是当然,管镜一定得跟你。”

  然而事情却并不象孙萍希望的这样。

  当得知儿媳妇提出离婚之后,管家那两个七十岁的老人逼着管峰一起来到了孙家。

  在孙家,管道汉与洪二丫先是给亲家还有媳妇道歉,然后又要儿子跪在媳妇发誓,今后一定要好好珍惜她,对她还有管镜负责,好好疼爱他们母子,努力为他们母子谋取好生活。

  看到管峰跪在自己面前,在父母的逼迫下发着誓说着那些虚情假意的话,孙萍忽然觉得这日子过得真可笑,连那神圣的爱情也需要被人强逼着说出,简直是对世间最美好情感的一种亵渎。

  她冲管峰挥了一下手,叫他起来。

  “我已决定了!”她对他说。

  管道汉与洪二丫看见媳妇态度这么坚决,再说儿子一错再错,他们这两张老脸也不好再去说什么。

  当孙萍提出要管镜的抚养权时,两位老人一把抓住孙萍说,“萍儿,我知道是管家对不起你,但孙子一定要给我们留下,就算爸妈求你了,孙子一定要在管家。管家本来就是单传。我们两年龄都这么大了,你不能让我们死不瞑目啊。就算我们求你了!”

  两位老人见孙萍仍然不肯松口,竟然当着亲家的面给孙萍跪下了。这让孙萍不知如何是好。她原先想过,管家的两个老人可能会不同意,她也想好了,就算管镜跟着她,她也会让他定期回管家去看看,也一样姓管,也一样叫他们爷爷奶奶。

  管家两位老人的态度让孙萍左右为难。看见他们这么大年龄的人还给自己下跪,她实在于心不忍,忙伸出手,将他们扶起来,说:“爸,妈,你们先起来吧。我考虑考虑好不好?”

  两位老人却仍然不肯起,这时管峰见爸妈给孙萍跪着,也跪在孙萍面前说:“是我对不起你,你就让镜儿跟我吧,我一定会对他好的。你放心,你永远都是他的妈妈,要是想他,你就随时来看他。”

  孙银财与王运香看着女儿。

  孙萍扶起管家的两位老人,对他们说,“好吧,我答应你们,不过,我要随时都可以探望镜儿,节假日我可能都要跟我住一段时间,你们同意吗?”

  “同意,同意。你是他妈妈,当然可以。”(未完待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dxs9.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ddxs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