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道门生 > 第277章 各方涌动

第277章 各方涌动

小说:道门生作者:莫麻公子字数:4962更新时间 : 2016-10-05 23:33:03
  此女娇笑声一落,东方墨浑噩的心神,就像被人当头棒喝,忽然惊醒过来。

  此时一抬头,当看清此女背影的时候,一种熟悉之感不禁浮上心间。

  再结合此女方才所说之话,若是他还不知道眼前这白衣少女,就是妙音院院首的话,那他这些年也算是活到狗身上去了。

  “弟子东方墨,见过院首。”

  于是乎他心中狂喜的同时,立马强行站起来,抱拳躬身一礼。

  闻言,白衣女子转过身来,看向他道:

  “起来吧。”

  至此,东方墨才缓缓站直了身体,当他抬头一看,即使之前有过两面之缘,其呼吸也不由微微一窒。

  此女一双凤目狭长,和穆紫雨一般,眉心都有一颗小小的美人痣。

  但和穆紫雨的妖异不同。此女第一眼给人一种恍如仙子般的高雅;而再一看,又生出一种浮想联翩的魅感。

  他在打量此女的同时,白衣女子亦是盯着他。

  在此女目光下,东方墨只觉得浑身有些不自在的异样,好似能被看透。

  “很好,数年不见,你的变化不可谓不大。”

  只听白衣女子淡淡开口。

  她对东方墨印象颇深。不仅因为他是妙音院第三个男弟子,而且此子身具隐灵根。

  当初东方墨进入洞天福地,而后因为血族首领噬青的干扰,导致所有人族后辈全部遗落在血族大地。为此,她还曾专门嘱咐让钟姓道姑注意此子动向。

  只是这些年来东方墨一直都了无音信,她甚至一度以为此子恐怕已经殒命,因此才将此子从心中渐渐遗忘。

  然而之前接到了血族大地有神游境大凶现世,并且还附带有一张人族青年画像后,她将那画像过目的瞬间,却极为愕然。

  虽然画像上是一个身形修长的青年男子,可她还是从那男子平凡的面貌上,依稀看出了当年其门下一个小道士的模样。

  她如何也没有料到,东方墨不仅没有死,还搞出这么大一番动静,惹得两族修士都在找他。

  于是她决定亲自出马,更是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血族大地。

  但这期间,她自然没有任何收获。

  直到数日前,她无意间发现了婆罗门的阴翳老妪,带着镇宗神兽啼魂,一副急忙赶路的样子。

  因为早年和此人有过一些过节,因此她便决定紧随其后,看看此人搞什么鬼。却不想意外发现了东方墨。

  当真是无巧不成书。

  再一看此子,修为不知何时突破到了筑基期。

  并且她刚才粗略查看了一番,就发现此子不仅法力浑厚,肉身之力也极为不俗的样子。

  所以她隐隐判断,此子的隐灵根,恐怕已经变异。

  否则以他丙等木灵根的资质,恐怕连突破筑基期都是奢望,又怎能有如今筑基中期的修为。

  “院首谬赞了,小道愧不敢当。”

  东方墨再次一礼。

  他也没有料到堂堂妙音院院首,只是见过两次,还依然记得他这个小人物。

  “嘎嘎嘎嘎,我道是谁,原来是太乙道宫的禾雨道友。”

  阴翳老妪无故被人阻挡,先是一阵恼怒,可当看清此女容貌后,不禁发出一阵怪笑。

  闻言,白衣女子回过头来,美眸瞥了老妪一眼,却没有说话。

  “哼,不知禾道友插手老身之事,此举所为何意。”

  被此女无视后,老妪脸色蓦地一沉,阴测测的开口。

  “婆罗门的人都是这样颠倒黑白的吗,你欺我门下弟子,却反倒问我为何插手你的事,当真是笑话。”

  白衣女子嘴角一扬。

  “你说他是你弟子就是你弟子?老身还说这小娃是我门下一逆徒,今日特来捉拿他,你信吗。”

  老妪咄咄逼人道。

  “好了,小女子说不过你,所以懒得给你说。”

  白衣女子凤目一撇,没好气的瞪了这老妪一眼。话语落下后,她一把撕开了面前的虚空,同时东方墨就感觉肩头一紧。

  下一息,就已经被此女抓住,一同钻进了虚空裂缝。

  “想走!”

  阴翳老妪勃然大怒,同时其身下啼魂兽一声啼哭。

  “呜!”

  一圈音波之下,被白衣女子撕开的虚空一阵剧烈的颤抖,二人身影就要被直接逼出。

  可白衣女子对此似乎早有所料,纤细的手指不断掐动,随即对着面前一指而出,顿时其指间一道白色的波纹激射。

  “嗡!”

  剧烈波动的虚空,再次稳固了下来,而她也借此机会彻底钻入其中,继而消失不见。

  “你以为你跑得掉吗!”

  见此一幕,老妪丑陋的脸上浮现一抹不屑。而后同样将虚空撕开,啼魂兽大脚一迈就钻了进去。

  二者顺着前方那淡淡的空间划痕,追了下去。

  而这一追一逃,就是三天三夜的功夫。

  东方墨脸上满是惊骇,他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速度。

  若是他使用传送罗盘,或许能够从凝丹境修士手中逃走。可对于已经有能力破开虚空的化婴境修士而言,他绝对没有希望。

  这时,白衣女子脸色也越发难看起来。若是照此下去,她必将无法甩开身后的追兵。

  以她的实力,带上东方墨这个累赘,也定然不是阴翳老妪加上啼魂兽的对手。

  下一刻就见她玉臂一抬,将东方墨一把抛了出去。

  与此同时,虚空在其一指之下,裂开了一道缝隙。

  “咻!”

  东方墨的身躯,直接从缝隙当中飞出。

  “此地一路往北,有一处叫做坟谷的地方,你且躲在那里,待我脱身之后,必然会去找你。”

  “记住,不要踏进去。”

  并且其脑海当中,突然传来一阵神识传音。

  对于这一幕他并未奇怪,修为突破筑基期后,神识外放,他也能够轻易做到这一点。

  将白衣女子的话语牢记,而后他立马祭出遁天梭,向着正北的方向继续疾驰。

  而白衣女子身形一顿,站在了原地。

  不消多时,啼魂兽以及站在其肩头的阴翳老妪就已经赶来。

  看到白衣女子一人在此,而那道士已经没了踪影,此人脸上立刻浮现出一抹杀机。

  “禾雨,你的胆子可真不小,敢孤身一人阻挡老身二人的去路。”

  “咯咯咯,当年小女子在你手中吃了点亏,今日斗胆还想再来讨教讨教。”

  白衣女子开口。

  “哼,别以为你有一个厉害的师尊我就不敢杀你,今日你若敢拦我,老身照杀不误。”

  阴翳老妪三角眼中寒光闪过。

  “是吗?敢问道友上次从血族首领手中逃出后,伤势可有恢复。”

  “你……”

  闻言,阴翳老妪神色一僵,更是暗中猜测此女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片刻后她就不动声色的继续说道:

  “就算老身有伤在身,但对付你足够了。”

  “那就手底下见真章吧。”

  白衣女子则不再多言,话语落下后,其娇躯凌空一跃,同时右手食指对着老妪头顶指点而去。

  霎时,只见在其头顶虚空当中,一阵剧烈的法力波动传来,呼吸间一只巨轮就浮现而出。

  巨轮足有十余丈大小,表面纹路清晰,活灵活现,不断旋转时,还有一股骇人的威压传来。

  刚一浮现,就向着阴翳老妪以及啼魂兽猛地砸了下去。

  “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今日你就永远留下。”

  老妪丑陋的脸上陡然浮现一抹狰狞。

  而不等她动手,那七八丈高的啼魂兽,几乎垂到地上的双手猛地一举。

  “嘭”的一声。

  电光火石间,竟然将砸下的巨轮硬生生抓住,举在了头顶。

  但其身躯却因为一股泰山般的力量,猛地往下沉了数丈距离。

  同时被巨轮带动,旋转了七八圈才站稳身形。

  见此一幕,白衣女子美眸一凌,暗道这啼魂兽果然名不虚传。

  下一刻,其手中法决一变。

  “散!”

  话语落下后,在此兽头顶的巨轮突然碎裂开来,化作了片片灵光。

  那灵光交织缠绕在一起,形成了一张大网,转瞬就要将老妪二人一同罩住。

  “呜!”

  就在这时,啼魂兽突然张嘴,发出一圈无形的音波。

  音波轰在大网上,大网直接泯灭。

  音波更是威势不减的,继续向着白衣女子激荡而去。

  白衣女子并未慌乱,其玉手伸出,食指中指并拢,自上而下一划。

  “撕拉!”

  双指就像一柄利刃,将虚空都直接割开成了两半。

  那圈环形的音波在这一割之下,也被斩开,从此女两旁掠过。

  见此一幕,阴翳老妪身形一跃,纵身从啼魂兽的肩头跳下。

  其尚在半空就突然张嘴,一股浓稠的黑烟顿时从其口中滚滚而出,黑烟扭曲蠕动起来,最终化作一个阴冷的蛇头。

  随后蛇身也从老妪口中滑了出来。不消片刻,蛇尾也尽数被其吐出。

  这时,才看到此蛇有着十余丈长度,浑身上下就连漆黑的鳞片也惟妙惟肖。

  此蛇蛇信吐露,发出“嘶嘶”的声响,继而大口一张,露出两根锋利的毒牙,闪电一般窜出,向着白衣女子头颅噬咬而去。

  眼看毒蛇来袭,白衣女子美眸微眯,片刻间其口中念念有词,随即右手再次抬起。

  而在其食指和中指尖上,“噗”的一声轻响,竟然燃烧起了一簇小小的白色火苗。

  至此,白衣女子突然对着那毒蛇指点而去。

  “呲呲呲!”

  其指尖快若闪电,直接没入那毒蛇的眉心当中,顿时一阵烙铁捅进冰水的声音响起。

  再看那毒蛇,浑身疯狂抽搐,额头处冒出了被腐蚀的青烟。

  “业火!”

  阴翳老妪看向此女指尖的白色火苗,一声惊呼。

  “咯咯咯,怎么样,你还要再试试吗!”

  而白衣女子则一阵娇笑。

  老妪嘴角抽了抽,随即手中法决一掐,那抽搐的毒蛇一声轻响之下,再次滚作了浓烟向后撤去。

  而白衣女子怎会给她这个机会,手中业火忽然白光大放,化作了人头大小。

  “呲呲”声大作之下,那毒蛇的身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消融。

  “尔敢!”

  老妪又惊又怒,其法力潮水一般喷涌而出,一张嘴一股庞大的吸力散发,就将只剩下小半的浓烟吸入了口中。

  那业火专克世间一切阴晦之物,其本命毒烟赫然就在此列。

  “还不动手!”

  下一刻,她就看向啼魂兽一声低喝。

  话语落下,啼魂兽双手猛的捶打胸膛,发出一阵“砰砰”的闷响。而后紧闭的双目忽的看向白衣女子,同时头颅猛地一低。

  就见其头顶的那根独角,有着乌黑的光芒闪现。

  同时“刺啦”一声。

  一道黑色的闪电刺破了虚空,向着此女激射而去。

  黑色闪电的速度快的不可思议,白衣女子只来得及将手中业火举起。

  随即闪电就猛的轰在了其指间那簇火苗之上。

  “嘭!”

  此女的娇躯踩踏虚空,踉跄后退了数步,这才站稳。只见她脸色一白,体内一阵翻江倒海。

  老妪脸上闪过一丝狞笑,其脚下一跺。见此,啼魂兽也迈步狂奔,二人从左右两侧,向着白衣女子夹击而去。

  白衣女子就要撕开虚空回到外界,毕竟如今可没有必要和此人拼的你死我活。

  可下一息她就突然转首看向某个方向。

  只见远处似有一道白芒向着此地激射而来。

  当她看到白芒当中,是一个身着道袍,慈眉善目的老道时,眼中立马露出一丝喜色。

  而阴翳老妪同样有所感应一般看向身后,只是一瞬间,其脸色就蓦然大变。

  “卜老怪!”

  来人正是太乙道宫宫主,卜真人。

  没想到眼前这女子一路逃遁时,竟然暗中招来了这老家伙。

  仅仅对付此女她还有几分信心,若是加上那深不可测的太乙道宫宫主,恐怕啼魂兽开眼,也不一定是对手。

  想到此处,她立马做出了决定。

  其身形一花,再次出现时,已经站在了啼魂兽的肩膀上。

  “走!”

  随即二人就向着远处疾驰而去。

  数个呼吸后,那仙风道骨的老道才蓦然而至。

  老道刚一出现,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阴翳老妪离去的背影,而后就转头看向白衣女子开口:

  “人呢!”

  闻言,白衣女子简洁回道:

  “坟谷。”

  “走吧!”

  至此,老道身形一晃,率先向着某个方向而去。

  白衣女子自然紧跟其后。

  而在另外一个方向,阴翳老妪疾驰了盏茶的功夫,发现身后并没有人追来,于是才停下。

  此时的她脸色先是一阵愤怒,而后眼中狡诈一闪即逝。

  “已经被啼魂记住了神魂气息,你以为老身就无法找到那小子吗。既然将卜老怪都叫来了,来而不往非礼也,我婆罗门又不是没有能人。”

  话语落下,阴翳老妪伸手一抓,从袖口当中拿出了一只精致的牛角号。

  随即她对着此号一吹。

  奇异的时,牛角号并未发出任何声响,唯有一股肉眼无法看清的波动,消散在虚空当中。

  至此,老妪将牛角号一收,看向啼魂兽道:

  “先跟着那小子的气息追去,以他的实力,肯定跑不远。”

  语罢,啼魂兽忽的抬首,鼻子不停的抽动,片刻后就认准了方向,迈步而去。

  ……

  这时,在血族大地中部的区域,黑袍身影盘坐在一座漆黑的大殿当中。

  大殿正中还有一颗巨大的石球,他矗立在石球前,双手不断打出法决。

  某一刻,其伸手一探,突然拿出了一根长长的头发。

  下一息,此人口中就叨念出一阵晦涩难明的咒语。片刻后,那根长发“呼呲”一声燃烧起来,散发出一股绿色的火焰。

  继而火焰激射而出,没入了石球。

  与此同时,石球之上蓦地亮起了一阵绿光。

  光芒片后就汇聚,凝固在石球侧面某个位置。

  “终于找到了!”

  至此,黑袍声音语气中露出一丝淡淡的兴奋。

  而后其神识化作了三股,向着三个方向传音道:

  “坟谷,速来。”

  语罢其身形蠕动,直接融入了黑暗当中。

  噬青原本正看着面前一斩已经熄灭的魂灯,神色极为难看。此时神识忽的听到黑袍身影的传音,更是沉的出水来。

  可他沉思片刻后,还是撕开了虚空,钻了进去。

  ……

  此时的东方墨,已经向着正北的方向疾驰了一日的功夫。

  这一日当中,他并没有使用传送罗盘,只为避免让化婴境修士发现其留下的空间波动。

  虽然以法力催发遁天梭,速度慢上不少,可逃走的机会或许还要大些。

  一日前,他刚刚被白衣女子震出虚空,就发现脚下的大地竟然是一片漆黑,并非往日里常见的猩红。而且漆黑中,还带着一丝阴冷。

  一种犹如海带一般植物,在风中摇摆着,就像诡蛇,让人生出一种怪异的感觉。

  除此之外,此地别说修士,连一只虫子都没有。

  就在接近傍晚的时候,当他掠过某个山包时,疾驰的身形猛地一顿。

  看向前方一个巨大的深谷,其神色露出一抹惊骇。

  “这是什么鬼地方!”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dxs9.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ddxs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