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天影 > 第六百一十七章 曲意

第六百一十七章 曲意

小说:天影作者:萧鼎字数:2335更新时间 : 2017-12-15 16:30:03
  天澜真君看着陆尘走了进来,没有任何表示,也没有开口说话,他只是安静地坐在那莲花宝座上。并不是端端正正宝相庄严的那种坐法,而是很随意让自己很舒服的那种倚靠地坐着。

  他甚至还放着一只手在膝盖上,手掌撑在下颌,眼中闪烁着微光的望着陆尘,似乎其中隐藏着什么复杂的情绪。陆尘看不明白这个人到底心里在想着什么,他只是感觉到了今天的死光头似乎有些与平日里不太一样。

  是因为在地下洞窟里发生的那些事情吗?

  他走到莲花宝座下站住脚步,心里正想着怎么开口询问比较好一些时,便听到天澜真君的声音从高高的莲花宝座上传了下来,道:“你来找我,是有什么话想说吗?”

  陆尘有些不习惯地抬头向宝座上看去,平常的时候,大部分他们两人相见或是独处时,天澜真君对他都十分亲近和蔼,几乎从不会坐在高高的莲花宝座上和他说话,不是与他一起站着,就是自己很随意地坐在地上。

  而这一次,有了高高的莲花宝座隔着,顿时就好像是两人间有了一道鸿沟般,变得有些疏远起来。

  陆尘不知道天澜真君他是故意如此,还是他自己随意坐着没想那么多,只是懒得动而已,但这种说话的方式还是让他觉得有些压抑和不快。

  只是,当这个念头从他心头掠过时,陆尘突然间悚然一惊,却是在那一刻忽然有些自省。

  以天澜真君此时此刻的权势地位,无上声望,在天底下绝大多数人面前其实都可以稳坐在那莲花宝座上的,而所有的人也都会认为理所应当。但是为什么,为什么自己却会觉得有所不平呢?

  是因为长久以来自己不知不觉中已经习惯了天澜真君对自己的另眼相看和区别对待,不知不觉中已经将天澜真君对自己格外的优待当作了理所应当。

  然而,如果将一些事情看透说透,那么一个赤裸裸冰冷的事实仍然会从他耀眼炫目的外表中显露出来:直到现在为止,陆尘自己所有的一切,地位、权势、财富等等,其实都是倚靠着这个被他叫做死光头的男人。

  没有天澜真君,谁会认可他这样一个影子?

  血莺?还是浮云司那一班骄兵悍将?

  他一向自诩冷静,却是在不知不觉中让自己踏在了悬崖边缘而不自知。

  陆尘安静地站在那里,衣服之下,出了一身冷汗。

  ※※※

  天澜真君依然坐在高台宝座之上,手托下颌凝视着陆尘,他的脸上并没有什么愤怒或是生气的神色,只是在那目光中似乎颇堪玩味。

  对于他的这个徒弟,天澜真君他似乎总是有着区别于其他人的独特耐心。

  可是在那目光眼底的深处,谁又会知道他到底在想着什么呢?

  会不会突然有雷霆霹雳从天而降?

  在他的注视中,陆尘看上去在走进来大殿以后,站在莲花宝座下忽然有片刻的出神,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先是抬头向天澜真君看了一眼,随后说道:“你没事吧?”

  “我?”天澜真君似乎并没有料到陆尘居然会问了这么一句话,以至于让他都怔了一下,随即摇头失笑道,“我能有什么事?”

  陆尘道:“不管怎样,你是跟我一起去那里的。后来你让我去叫人,我走了之后,也不知道地下城池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就只看到最后你升起的那一幕。所以我想,无论你想不想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总还是要过来问问你有没有事才对。”

  天澜真君眉头微微一挑,倒是略有几分诧异,以至于让他都沉默了片刻,随后忽然身形微动,那异常高大魁梧的身躯忽然在莲花宝座上消失,下一刻便如同鬼魅般出现在了地面上,就站在陆尘身前不远处。

  陆尘抬眼看着他,面色平静,只是在袖袍中的双手却是下意识地缓缓握紧了些。

  天澜真君凝视陆尘片刻,开口微笑着说道:“我差点以为我刚才听错了,好像你居然是关心了我一下?以前没见你这样啊,今天这是怎么了?”

  陆尘想了想,道:“不管怎么说,我对你行过礼,拜过师,从小又是你教养我长大的。所以,我这些日子想过之后,心里觉得也许还是应该要对你更尊敬几分。”

  “哈!”天澜真君似乎特别惊讶,忍不住笑了起来,眼底深处的目光闪烁着,对陆尘笑道,“你居然会这么想啊,真是让我吃惊,我还以为你一直在心里只会骂我死光头,对我仍有几分怨意呢。”

  陆尘沉默了下来,没有说话。

  天澜真君笑了两声,发现并没有得到陆尘的回应,脸色微变,也安静了下来,周围的气氛顿时从轻松变为了有些凝重。他皱了皱眉,看着陆尘,神情间有些变化,似有几分欣喜,又有几分忌惮。

  过了一会后,只听陆尘开口缓缓道:“当年荒谷之战后,我在清水塘村呆了十年,这中间我吃了很多苦头,过得怎么样,你心里大概有数吧?”

  天澜真君“嗯”了一声,将双手放在身后,看着陆尘,等待着他的下文。

  陆尘没有让他等太久,神色间十分平静平和地说道:“那几年我很煎熬,每日里死去活来的,又没怎么看到你过来,自然便对你有些怨意。只是这么些年以后,我却是渐渐明白了一点当年你的不得已……”

  说到这里,他忽然眉头一皱,却是把话停了下来,面上掠过一丝不快之色。

  天澜真君正听得认真,忽然见他停了不说,还变了脸色,不禁有些诧异,道:“还有呢,怎么不说了?”

  陆尘看起来却好像突然有些恼火了,瞬间翻脸,不,是翻了个白眼,挥挥手没好气地道:“说个屁,不说了!老子就是这种人,你想怎样就怎样吧,反正过来问了一句就是了,其他的随便。你到底有没有事?没事我走了。”

  天澜真君被他顶撞了一下,不知为何,看着陆尘那神情模样,他的目光深处却柔和了几分,仿佛也记起了许多年起被他刚刚带走的那个孩子,那只牵在他宽大掌心里的小手的感觉。

  他微笑起来,仿佛天地都在此刻变得温和了,他点点头,对陆尘有些恼羞成怒的神态丝毫不以为忤,笑道:“我没事,我没事。”

  他走过来,拍了拍陆尘的肩膀,笑着说道:“其实是在底下办了一件小事,杀了一个人而已,不值一提。”

  陆尘身子一震,愕然道:“杀人?底下城池那里面居然还有其他人?是谁?”

  天澜真君浑不在意地说道:“那个叫鬼长老的魔教余孽喽。”

  说的时候,他挥了挥手,就像是甩开了一颗讨厌的尘埃,没有半点在乎的样子,然后他轻轻把手搭在陆尘的肩头,搂着他向外走去,同时说道:“怎么,听起来为什么你对这事有点吃惊啊?”nt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dxs9.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ddxs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