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一品娇 > 第七十四章 古琴

第七十四章 古琴

小说:一品娇作者:不语安然字数:2038更新时间 : 2016-08-19 09:28:53
  凝烟故意找套旧衣服穿,本是想在老夫人夫人面前装可怜,搏取同情,没想到弄巧成拙,偏许夫人又不在,连个帮她找台阶下的人都没有。

  可也不能老杵在这里。

  没奈何,她只得硬着头皮上前给老夫人请安。

  老夫人将一块红烧兔肉夹到若谖的白玉碗里,慈柔道:“兔肉性凉,夏天吃又补身子又不上火。”

  听到她的声音,抬起头来,也不言语,冰冷的看了她片刻,将眉一锁,嫌恶无比的样子,冷声道:“这是咒我死呢,缠着白布来见我!”

  凝烟心里一惊,自己这样的确像戴孝,可这也不能怪她,是若谖给她缠的白布,这不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吗!

  她羞愤难当,紫涨了脸,紧咬着唇站在原地。

  若谖双手拿着兔肉一面优雅地吃着,一面凉凉的看着她,道:“姐姐没有新衣服了吗?穿一身这么旧的衣服,”她看看她身边的香草,讥诮道,“堂堂一个千金小姐,竟穿的比个丫鬟还破烂,也不知是存心想丢叔叔的脸还是丢老祖宗的脸!”

  老夫人不屑道:“她现暂住咱们家,自是给我难堪。翠玉,你现在就命府里的制衣娘子连夜赶制十套料子上乘的罗裙给凝烟小姐送去,我可背不起虐待庶孙女的罪名。”

  凝烟强笑着解释:“孙女怎敢给老祖宗难堪!实因怕伤口又流血白白污了一件好衣裙,所以才穿了一件旧的,老祖宗既不悦,孙女这就回去换了。”说罢,欲借机脱身。

  谁曾想,若谖在背后叫住她,道:“姐姐不说谎嘴上会生痔疮吗?你头上的伤已结了痂,只待愈合,哪来的血会污了衣服?除非,是你故意再撞次墙!

  我劝你省省吧,这次没撞到要害算你命大,可保不住次次好运,万一一不小心弄巧成拙一命呜呼,你这半大不小的应该也算夭折。

  据说夭折之人很是不祥,死了不能进祖坟得祖宗庇佑,只能一卷烂席卷了,扔乱葬岗一埋了事,想想都觉凄凉!”

  凝烟听了气得心潮澎湃,却发作不得,只得含恨而去。

  这个若谖非要一箭穿心拆穿自己,让自己无所遁形才肯罢休,手段太狠了!

  吃罢晚饭,燕倚梦来到荣禧堂的东次间书房教若谖琴艺。

  若谖命琥珀将自己的琴取来,又命青梅泡了凉茶奉上。

  燕倚梦从青梅手里接过茶时看了青梅一眼,她神情淡淡的。

  琥珀登高从多宝阁顶端取下琴来,放在若谖面前的长几上。

  燕倚梦以手叩了叩琴木,琴木发出清脆空灵的声音,笑赞道:“这琴还算上乘。”

  琥珀得意道:“这琴还是小姐初学琴时大公子四处寻觅得的。”

  燕倚梦浅笑着嘉许道:“大公子对咱们谖儿很不错。”

  若谖心里苦涩,自从凝烟耍心机笼络住靖墨之后,她与他的手足情深已是过眼云烟,说来可笑,自己即便一一拆穿凝烟的画皮,也不敌她寻死觅活装娇弱,瞬间又将靖墨的心抓牢,想想下午在砚墨轩靖墨对受伤的凝烟百般心疼的眼神,若谖就心塞不已,以后与凝烟再斗肯定是幸免不了的,那时靖墨横在两人之间,自己胜算的把握又有几分?

  燕倚梦看她两眼痴痴的,笑问道:“谖儿有心事?”

  若谖回过神来,也笑答道:“哪有?”遂集中精神跟着燕倚梦学琴。

  两个弹了一会子,燕倚梦兴致高涨,看了看窗外,一轮皎月高悬于树梢之上,风吹树影摇曳,别有一番美景,道:“不如趁这良辰咱们且在月下风里弹琴,更有雅趣。”

  若谖欣然同意,自己亲自抱了古琴,命琥珀青梅把长几矮墩搬到院子里。

  琥珀应了一声,搬起最重的长几就往外走,青梅却叫了红香绿玉等几个小丫头把矮墩小几往外搬,自己只端着一盘紫红的葡萄到了院子里。

  燕倚梦先弹一曲,激昂处如惊涛拍岸,婉转时若风过繁花,若谖从未听过如此美妙的乐曲,竟沉溺了进去。

  老夫人年纪大了,又折腾了一下午,人早就乏了,用过晚膳洗浴梳洗过便睡下了,迷迷糊糊听到悠扬的琴音,睁开眼,愠怒地问:“是谁在弹琴喧哗?”

  翠玉忙禀道:“燕姨娘在教谖小姐琴艺,老夫人忘了?”

  老夫人这才记起燕倚梦下午特地跑来向她禀告,晚间教若谖琴艺的事来,说是晚间对音乐的悟性最高,她当时也没多想,一心只盼望着若谖的琴艺有所进益——当今皇上最爱音律,若谖琴艺精进,更易被皇上青睐,因此一口应了下来,不曾想,美妙的琴声一样扰人清梦,可又不能不让她教。

  老夫人烦燥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翠玉久跟在老夫人身边,对老夫人的心思揣摩的极透,当下笑着道:“老夫人嫌吵,奴婢倒有个折中的法子。”

  老夫人正靠着大迎枕锁眉闭目,听她如此说,睁开眼来,道:“你有何法子?”

  “叫燕倚梦带谖小姐到猗竹轩去学琴,学完了再回荣禧堂安歇——老夫人,您看可妥当?”

  老夫人思忖了一番,点头道:“就依了你吧。”复又躺下。

  翠玉转身,快步走了出去,对燕倚梦道:“老夫人年纪大了,怕吵,命燕姨娘带谖小姐去猗竹院学琴。”

  燕倚梦和若谖都忙站起来听翠玉传话。

  燕倚梦抬头看看月亮,浅笑道:“已经不早了,今儿就到此吧,明儿晚上谖儿再到猗竹轩正式学琴。”说罢,翩然离去。

  夜里躺在华丽的绣床上,凝烟丝毫没有重回清芬阁的喜悦,今晚本来想上演一场以德报怨的苦情戏给人看,你老夫人再怎么不待见我,我却以孙女之礼恭敬你,便是受伤也记得来给你请安。

  谁曾想,自己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不说,又是吮痈舔痔的低三下四连脸都不顾,却换来一顿嘲讽和奚落,想想都要气死!

  这一切都是因那小贱人而起,姨娘说的对,自从有了她之后,自己就失去了一切!她没出世前,自己是何等尊贵!(未完待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dxs9.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ddxs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