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一品娇 > 第八十七章 争吵

第八十七章 争吵

小说:一品娇作者:不语安然字数:2066更新时间 : 2016-08-25 17:48:38
  凝烟见不得她见钱眼开的模样,觉得丑陋无比,却不知她刚看到这些金饰时也是这副表情。

  有句话说的好,有其母必有其女

  她嫌恶地皱着眉,淡淡地:“嗯。”了一声。

  程氏整个人沉浸在巨大的喜悦里,丝毫未曾留意凝烟对她这个亲娘的鄙夷,感慨道:“许夫人待你终是不薄的!”

  凝烟在心里冷嗤,许夫人最爱装大善之人,对谁不是这般,有什么好感激涕零的!

  家吉听说有金饰,马上如饿狗抢屎一样扑了过来,抓了两把手饰在手,喜笑颜开道:“妹妹既发了财,就应分哥哥一些!”

  凝烟视财如命,见状忙急红了眼奔过来抢夺回去,伶牙俐齿斥责道:“你和娘亲害我首饰被老夫人收走,你们不说就当我不知道了么?现在还来抢这些!太卑鄙无耻了!”

  家吉被她说到痛处,恼羞成怒,甩了她一个耳光,恶狠狠道:“要论卑鄙无耻谁能强过你去!大夫人对你也算是恩重如山,你竟也可以像疯狗一样对她乱咬一通!我是你亲大哥,你照样能六亲不认算计我!”

  家吉是成年男子,长的又高壮膘悍,他那一掌凝烟哪里经得起,趔趄着重重摔在地上,半边脸刹时肿的老高,嘴角溢出血来。

  程氏看着心疼,急扶起凝烟,先喝住家吉:“你少说两句!”又心虚地对凝烟道:“你的首饰被老夫人收走,实与我和你大哥无关。你又不是不知那个老不死的,谁能光耀她方家的门楣,她就对谁和颜悦色,你现名声不好,将来只能嫁奴才,一辈子也就这样了,她怎肯再把那些首饰留与你?自然找个借口拿回去了。”心里却暗暗纳闷,她一再告诫全家上下,凝烟首饰被老夫人收回的原因切不可传到凝烟耳朵里,她又是如何得知的?

  凝烟猛地甩脱程氏,手指着她的鼻子,凛冽地看着她道:“你少在我面前花言巧语,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香草什么都告诉我了!”说到这里,冷哼一声,斜睨着程氏道:“我就说你怎么那么好心,特意煲了乌鸡汤给我喝,原来心中有鬼!”

  程氏被她说的火起,冷笑连连道:“我对你没有好心?我可曾把你当炮灰过没有!你却是六岁的时候把你亲娘当炮灰过!便是今日这事,如果你之前不拿假金饰骗你大哥,我和你哥又怎会阴差阳错让老夫人动怒收走你的金饰?你永远只会恨别人,以为别人在算计你,你却从不检讨你心有多歹毒,连亲人都算计!活该被你的贴身丫鬟出卖!”

  凝烟正欲反唇相讥,听到最后一句,一愣,抓住程氏的胳膊急问:“你说什么,谁出卖我?”

  家吉嘲笑地凉凉地看着她,轻飘飘道:“你的贴身丫鬟香草咯!”

  凝烟一听,身子冷了半截,她之前的猜测原来都是真的!

  门外“咣当”一声,好像茶杯茶盘掉地的声音。

  凝烟厉声喝道:“谁在外面?”

  众人都向门口望去,香草低着头一点一点出现在门口,她裙摆鞋面全是水渍。

  凝烟一看是她,登时如发疯的母狗一样扑了上去,拔下头上的银簪,对着她一顿狂戳,边戳边破口大骂:“你这个吃里扒外的贱婢,不得好死的贱人,竟敢出卖老娘!老娘这就把你卖了做粉头,让你卖个够!”

  香草边哭边躲,申辩道:“小姐,奴婢真没出卖过你!奴婢若出卖小姐,后代男的世代为偷,女的世代为娼!”

  凝烟自小娇生惯养,此时已打累了,又听香草发这样的毒誓,暗忖,也许中间真有误会也说不定,便停了手,表面看来好像她给了香草一个天大的面子似的。

  她恶狠狠盯着她,气喘吁吁冷冷道:“那为什么娘亲和大哥都说是你出卖我?”

  凝烟故意抬出程氏和家吉,让香草和她们母子俩对撕,她在一旁既可以看戏,又可以让他们撕出真相。

  什么父母亲人、闺中密友,谁动了我的利益谁就该死!

  香草闻言,如六月飞雪,紫涨着脸扑通一声跪在程氏和家吉面前,哭道:“夫人!大公子!你们可不能这么冤枉奴婢呀!”

  香草出卖凝烟的事程氏是听家吉说的,真假她不敢肯定,因此没有吱声,只拿眼看着家吉。

  家吉歪起一边嘴角,色迷迷地俯视着香草,一面用脚蹭着香草的胸脯,一面道:“躲在谖儿房间里帷幔后供出我和烟儿的那个女子不是你又是谁?你这个小表砸,以为不露脸我就认不出你的声音了?”说到这里,他忽然淫笑起来,回味无穷道:“你在我耳边喘成那样,你说,我能听错你的声音?”

  香草双手交叉护住胸口,羞愤交加断然道:“那个人真的不是奴婢!”

  家吉脱口道:“你说不是你,那你那个时候在哪里,可有人证?”

  香草见问,一时窘住,说不出话来,只瞪着眼睛看着众人。

  凝烟故意摆出一副宽宏大量的模样,温和道:“只要你回答出我大哥的话,我就相信你。”

  香草内心挣扎了片刻,才道:“奴婢有人证,但是奴婢不能说。”

  凝烟一言不发,冰冷地移开目光,连看她一眼都觉得浪费。

  家吉讥讽道:“有什么不能说的?难道你那个时候在偷情?”

  香草百口莫辩,将牙一咬,道:“奴婢只能说奴婢真的没出卖小姐,若你们不信,奴婢以死证清白!”

  凝烟冷冷地看着她,心想,老娘玩烂的招术你拿来玩,想骗住谁呢?

  香草缓了一缓,见众人都无阻拦之意,心中冰寒一片,将眼一闭,狠命向墙撞去,忽听一个声音疾呼:“不要!”一只胳膊已被人拽住,狠命往后一拉,身不由己的倒在一个人的怀里。

  她抬眸一看,正如她心中所猜,是家祥,—时间又是庆幸又是激动又是感动又是委屈,百般滋味涌上心头,千忍万忍,才将几欲喷薄而出的泪水逼了回去,又是羞又是甜蜜的推开他,低着头站在一边。

  凝烟看在眼里很是疑惑,这个香草跟家吉、家祥在搞什么鬼?(未完待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dxs9.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ddxs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