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一品娇 > 第八十九章 窝里咬

第八十九章 窝里咬

小说:一品娇作者:不语安然字数:2060更新时间 : 2016-08-26 18:07:37
  家祥说完站了起来,舒展了一下身子道:“我去安抚一下那个贱人,好叫她死心塌地为我们一家卖命。”

  家吉没弄到金饰,也悻悻站了起来,犹不甘心话里带刺道:“我也走,再多坐一会子恐遭人算计了去。”说罢,与家祥一前一后离去。

  程氏素来知道自己的女儿只认钱不认人,自己害她的首饰被老夫人收回,只怕她在心里恨死自己,因此也不敢与她独处,欲待要走,却见凝烟仍是闷闷的,以为她因为家吉刚才的话而不悦,拍拍她的手安慰道:“家吉那里我去说他,你以后不要再耍他就行了。”

  凝烟回过神来,木然地点了点头。

  程氏离去后,凝烟忽然想听听她究竟会怎样跟家吉说,便悄悄来到家吉的窗下,听见家吉气冲冲的声音:“她连自己的亲哥哥也欺骗利用,哪有半分手足情分!”

  程氏劝道:“即便这样,你也不可把对烟儿的不满全摆在脸上,你没听家祥刚才说吗,现如今,咱们家想要翻身希望全系在凝烟一人身上,自然要好言好语好茶饭的供着,不然以后她有了好处会赏咱们一些?”

  家吉冷哼:“别做白日梦了!金龟婿那么好钓,烟花柳巷里就不会有那么多美人儿了!”

  家祥狠戾道:“再不然,我们可以把凝烟卖给将相王候或者塞外贵族为妾,换上一大笔金子,也能一辈子富贵安逸。”

  凝烟心里一凉,默默转身离去,不防脚下踢到一只空花盆。

  那花盆滴溜溜滚下台阶,哗啦摔的粉碎,早惊动了屋内母子三人,齐齐冲了出来。

  凝烟随机应变,把姿势调整到好像刚朝这里走来的样子,自嘲道:“走路忘了带眼睛,踢碎了一只花盆。”

  程氏母子相视狐疑。

  程氏笑问道:“你怎么来了?”

  凝烟也笑答道:“来看看大哥。”

  家吉将眼一翻,没好气讥讽道:“我有什么好看的?”

  凝烟神色微微一滞,诚恳道:“欺骗大哥是我的不是。”

  家吉撇撇嘴,毫不留情道:“好听的话谁不会说?若真有心认错,就应该拿几件伯母给的金首饰来给我。”

  凝烟的脸色瞬息间有狠戾一闪而过。

  程氏替她解围道:“快别再提金首饰的话了,你得了去又能干什么好事?还不是去赌!要么去烟花之地,这样反而害了你!不如不给的好!”

  家祥一面附合,一面暗自打量凝烟。

  家吉气的将头一撇。

  凝烟柔弱苦笑了一下,便告辞离去。

  程氏目送着凝烟的身影消失在走廊拐角处,不无担忧地看着她两个儿子道:“我们刚才的谈话不知她有没有听到。”

  家吉不耐烦道:“听到就听到,她又不能吃了你我,有什么好怕的!”

  程氏白了他一眼:“你懂什么?你妹妹最是有心计了,她若听去,难保以后不给些苦头我们吃!”

  家吉将眼一瞪,脖子上青筋扯起:“她若再敢把我当炮灰,我定不会放过她!”

  家祥盯着走廊拐角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故意扬声道:“大哥,自家兄妹何必计较!”

  凝烟躲在拐角处听得一清二楚,将唇一咬走回自己房里,见香草在给她准备洗澡水,忙将脸色放柔,佯装关切地问:“头还痛吗?”

  香草满脸羞红道:“不是很痛了,二公子已帮奴婢上药包扎过了。”

  凝烟看了一眼她头上缠着的白布,没有再言语。

  香草一面为凝烟宽衣解带准备洗澡,一面无心道:“小姐去了哪里?”

  凝烟心里警惕,暗忖一番,装出难过的样子:“刚才去找大哥求他原谅,他却不肯。”

  香草愤恨道:“这种禽兽不如的人,不求他原谅也罢。”

  之前母子兄妹四人关门密谋的时候,凝烟从家吉家祥的言语中已经听出她大哥对香草做了禽兽之事,且香草又与二哥有染,可具体怎么回事,她并不知晓,又不便问家吉家祥,现在机会来了,自然要问:“你怎么那么恨我大哥?”

  香草虽然脸上羞愤难禁,却不肯再说下去,凝烟见状只得做罢。

  洗过澡后,凝烟既不做女红,也不看书,一只手握拳撑着下巴在昏黄的蜡烛下发呆,一坐就是好久。

  香草看看行将烧完的蜡烛,胆怯的劝道:“睡吧,小姐。”

  自二房与大房分了家后,二房这边捉襟见肘,就连一根蜡烛都要斤斤计较,今晚要是多点了根蜡烛,程氏是不敢说凝烟的,但必拿了她出气,说她不懂节省。

  好在小姐没有闹别扭,乖乖地由着她服侍着睡下。

  她这样反惹的香草心疼。

  凝烟躺在床上大睁着眼晴,想到自己刚才偷听的话来,父母兄弟竟无一人是可靠的,越发心冷硬如铁。

  忽听门外有叩门的声音,只三下便没了,凝烟立刻绷紧了神经,竖耳听到外间悉悉率率的声音,紧接着门被轻轻打开又轻轻带上的声音。

  凝烟等了片刻,从床上爬起,悄无声息地走到门前。

  门未带严,一缕清辉挤了进来,凝烟透过门缝看见门外廊下地上印着两个人影,一男一女。

  她将耳朵贴在门上,听到外面极小声音的对话。

  “她怎么说?”

  是家祥的声音

  “小姐说她去看大公子了。”香草答道。

  “哦?”家祥显得非常意外。

  凝烟暗自庆幸,自己对香草实话实话,不然现在家祥肯定起疑。

  她在心里冷笑,想监视我?想算计我?最后不知谁算计谁?

  她又轻手轻脚回到床上躺下。

  过了一会子,香草走到了她的床前,轻唤了她几声,见她没有反应,睡得正香,放下心来,走到外间榻上睡下。

  眼看还有两天就是子辰认亲大典了,府里已经开始忙乱,若谖一直在思考送子辰什么礼物好,思来想去决定绣块帕子给他——金银珠宝哪里比的上自己亲手做的礼物有意义?

  许夫人绣得一手好女红,可惜府里大事小事她都要处理,忙得飞起,若谖不便叨扰,便找燕倚梦学绣花。

  燕倚梦拿着她精巧的绣花绷看了良久,不好意道:“谖儿,我可不擅长绣花。”(未完待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dxs9.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ddxs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