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一品娇 > 第一百六十四章 抢劫

第一百六十四章 抢劫

小说:一品娇作者:不语安然字数:2115更新时间 : 2016-09-30 18:00:03
  青砚闻言,跟要了他的命似的,哪里肯,只瞪着眼又怕又可怜兮兮地盯着蒙面大汉。

  蒙面大汉被他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眼神盯得火起,抬脚将他踢飞,打了个冷战道:“最讨厌男人这种幽怨的眼神了,你既然自己不肯主动交,大爷我就亲自动手!”

  说着,和另一个大汉三下两下把他的两个包袱抖开,把衣服等物抛的满大街都是,找出藏在里面的银子来。

  两人一看,全是碎银不说,通共不足五两,两人一起回头,见青砚正四肢并用,偷偷开溜。

  一个蒙面大汉捡起地上的一根麻绳,一甩一卷一拉,青砚就在空中划了道优美的弧线,铿锵有力地摔在了他们面前,他惊恐万状地看着他俩,也不顾腰上缠着的绳索未解,用屁股蹭着向后挪。

  两个劫匪蔑视着他,看他挪到一定的距离,手里握着绳索的大汉手一带,青砚就像一条栓着狗绳的狗一样,惨叫着身不由己又跌到他俩的脚下。

  一个蒙面大汉一脚踏在青砚单薄的胸口上,让他动弹不得,恶狠狠道:“跑呀,怎么不跑了?”

  青砚骇怕得五官都挪了位,哆哆嗦嗦的字不成字。

  另一个一直不怎么开口的劫匪怜悯地俯视着他道:“快把银子交出来吧,省得我兄弟动手,你又要受皮肉之苦了。”

  青砚硬着头皮道:“我的银子……不都叫你们搜走了吗?”

  那个凶狠一些的道:“这家伙要财不要命,少跟他废话,搜他的身!”

  青砚一听,脸刹时惨白,双手紧紧的护着胸,两个大汉蹲下来,一个掰开他护胸的手,另一个探进他衣服里狂摸。

  有两个夜行人看见,大吃一惊,这世道究竟什么了,竟在大街上断袖!当即吓得呱嗒呱嗒跑走了。

  那大汉从青砚怀里摸出一包沉甸甸的银子,与另外一个劫匪相视一笑,扬长而去。

  青砚急了,嘴里凄惨地喊着:“那些银子你们不能拿走!”从地上爬起来扑上去就要去抢。

  两个劫匪像猫戏老鼠一般,只轻轻一掌把他推在地上。

  青砚又爬起去抢,两个劫匪又把他推倒在地……周而复始……

  到了后来,大概两个劫匪玩厌了这种扑上又推倒的不良游戏,当青砚再一次将血肉之躯扑上来时,一个劫匪一脚大开脚,把他踢到前方的一棵大树的树杈上挂着,然后从容不迫地整理了一下衣服,才不慌不忙地离去。

  不远处的瓦房顶上,站着一位衣袂飘飘的女童和一位筋骨强健的大叔。

  那位年长的男子道:“小姐,再没什么可看的了,夜深了,该回去睡觉了。”

  被尊称为小姐,眉心一粒朱砂痣,长得貌若天仙的女童正是若谖,她饶有兴趣地俯视着拼命挣扎,从树上坠落,砸在地上的青砚,连滚带爬地爬到他的包袱前,呜咽着把衣服等物归在一起,重新装在包袱里。

  听见年长男子的话,她嘴角微翘,道:“好戏还没开锣呢,我才不要走。”说着,坐了下来。

  那中年男子哭笑不得,曲身劝道:“小姐,戏已尽尾声了。”

  若谖狡黠地眨眨眼道:“明明才开了个头。”侧仰着头看着中年男子,坏笑道:“卫总管,我要你把青砚的衣服给我扒光。”

  扒扒扒光他的衣服?

  卫总管登时风中石化,表情怪异地盯着若谖看,你你你还是个小女童……

  若谖聪慧,马上读懂了卫总管眼里的含义,鄙夷道:“你们大人,由其是男人,内心真污,满脑子只有男盗女娼,我还小,才不会对男人感兴趣,我是要如此这般……”

  卫总管听完,恍然大悟,松了口气,笑道:“那在下去安排。”话音一落,已飞身跳下了房顶,到了阴影处一辆马车前,挑帘,对里面的琥珀道:“小姐叫你如此这般……”

  琥珀正躲在车厢里不计形像的大快朵颐,被卫总管吓到,一口食物噎在喉咙里直翻白眼,眼看就要一命呜呼,卫总管急忙把她掉了一个个儿,背对着自己,然后一招“降龙十八掌,送你去香港”击在她背后。

  只见一口食物从她嘴里喷了出来,射在车厢壁上。

  琥珀手忙脚乱的清理。

  卫总管见状不放心地问:“我刚才的话你都听进去了吗?”

  琥珀答道:“只要是小姐的命令,我都听得极认真。”说罢,顺手将清理的那坨嚼得稀烂的食物往车窗外一甩——小姐有洁癖,可不能让她知道自己在车厢里吐过。

  卫总管的“那就好”三个字才说出口,就听一个家丁带着不可置信的口吻惊呼:“琥珀!你在车厢里拉屎了!还甩在我脸上!”

  琥珀脸腾的一下红了,那才不是屎,那是我吐出的那口食物……

  车厢外那个家丁委屈的不行,不依不饶道:“回头我非告诉小姐不可!”

  士可杀,不可威胁!

  琥珀跳下马车,疾步走到那个哭丧着脸擦脸的家丁跟前。

  另几个家丁正无限同情地看着他,见了琥珀,每个人的眼神都怪怪的。

  琥珀又羞又燥,又火大,指着那个家丁道:“你敢对小姐瞎说,我就跟小姐说你非礼我!”

  “你、你、你……”那个家丁气愤得说不出话来。

  卫总管走过来道:“好啦,别闹了,那不是屎,是琥珀的呕吐物。”

  众人看琥珀的眼神总算恢复了正常。

  那个家丁仍气难平的嘟囔:“呕吐物一样很恶心……”

  卫总管对瞪圆了眼睛,还想争吵的琥珀道:“办正事要紧。”

  琥珀这才罢休,随卫总管去了。

  若谖正等的不耐烦,忽觉身侧有风,扭头一看,卫总管已侍立在她身边,禀道:“一切准备就绪。”

  若谖一脸坏笑道:“开始吧。”

  卫总管打了声口哨,登时街道里传来仓皇脚步声、女孩子惊惶的求救声、犬吠声,歹人的淫语调笑声、两人搏斗声、女孩子的哭骂声、男人的浪笑声、衣服的撕裂声。

  那种种的声音构成一副副画面:一个深夜归家的女子不幸遇到坏人,先是逃跑喊救命,可还是被歹人抓住,为护清白与歹人搏斗。

  先是一只犬吠,后来越来越多的犬在吠,许多窗户里透出了昏黄的灯光。

  若谖运筹帷幄道:“卫总管,该你出手了!”(未完待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dxs9.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ddxs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