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一品娇 > 第三百七十一章情殇

第三百七十一章情殇

小说:一品娇作者:不语安然字数:4099更新时间 : 2017-02-08 18:03:18
  众人闻言都震惊地看着方永庆。

  方永庆本来心虚,又被众人如此审视,越发着慌,强笑着对若谖道:“我说侄女……”

  若谖将柳眉一竖:“叫公主!”

  方永庆被这一声娇喝惊得浑身一抖,脸上神色更是不自然:“公主,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要乱说哦。”

  若谖藐视着他道:“我可没有乱说话,第一波杀我的杀手亲口说他们是叛匪银狼,奉方副将之命来劫杀我的,不信你问他们。”说着用手指着那些精骑兵。

  方永庆嗤笑:“那些都是你大哥的人,你说什么他们当然跟着说是咯。”

  若谖笑道:“原来如此。”她用脚踢了踢一个奄奄的刺客,“这些人的话叔叔应该信咯。”

  她抬头冲着王昭君狡黠地眨了眨眼:“把这些人交给昭君姐姐去审,肯定能审出幕后真凶的。”

  王昭君横了她一眼,嗔道:“尽给我找事。”

  随后命随从:“来呀,把这些人给我押回去。”

  方永庆脸色煞白,:“这点小事就不麻烦宁胡阏氏,我们自己审就好。”

  “小事?”若谖斜睨着他,“刺杀本公主是小事,那什么事在叔叔眼里才是大事?

  再说有人指认叔叔就是真凶,叔叔不该避嫌吗,竟然还想亲自审问,有些说不过去吧。”

  方永庆脸色一滞,自己刚才太性急了,|话里太多漏洞,被若谖那个小贱人逮住了。

  他假笑了几声遮掩道:“公主有所不知,宁胡阏氏已有身孕,我怕她辛苦了,既然公主执意要请宁胡阏氏审问,我自然是举双手赞成的。”

  若谖欣喜地问王昭君:“姐姐真的有了身孕?”

  王昭君含羞点头。

  若谖道:“那还真不能麻烦姐姐。”

  王昭君道:“没事,只是审问,我又不出力,还是做得了的。”

  若谖福身下去,道了多谢。

  王昭君带着那群俘虏离开。

  方永华见她走远,方才冷冷地直视着方永庆:“方副将,谁允许你私调军队的?”

  方永庆一时怔住,自探子接二连三来报,劫杀若谖失败,他便坐卧不安,还是凝烟出点子,要他立刻领兵去拦住若谖。

  那时探子报忘忧公主已经到了离镇不远的地方,要想暗杀她已没了机会,只能见机行事,不暴露自己是真凶就行,所以他准备强行杀掉自己派出去又被若谖活捉的刺客,让若谖来个死无对证,不能奈他何。

  谁知半路杀出个王昭君,把那些刺客带走审问,他心里已是着慌,此刻又被方永华责问,更是乱了方寸。

  私调军队,重则可以斩头。

  他努力定了定神,陪笑道:“我听说公主私自外出游玩,怕有个闪失,所以才带兵来寻。”

  明知方永庆这句是鬼话,可编的合情合理,方永华一时也不能把他怎样,于是肃着脸道:“公主安危虽是大事,可比起边疆稳定不足一提,方副将以后别再做这样的蠢事。”

  方永庆唯唯喏喏地应了。

  方永华把视线落在墨城身上,恭敬地问:“这位少侠是——”

  墨城孤傲如悬崖边的腊梅,叫人无法亲近,他看都不看方永华一眼,只面无表情地若谖道:“你已安全,我该走了。”说罢,策马扬鞭而去。

  若谖怕父亲在众兵士面前面子挂不住,笑着解围道:“他们墨门都这样,不懂人情世故,只会杀人。”

  方永华闻言,不禁向墨城消失的方向深深看了一眼。

  回到方府时,已近子时,家里不论主仆都没有睡,见若谖回来,许夫人和燕倚梦同时迎了上来。

  许夫人一把握住若谖的双手,就要做哭泣状,若谖却冷冷地把手从她手里抽出,走到燕倚梦跟前,柔声道:“姨娘是有身孕的人,哪能这样熬夜,快去睡吧。”

  许夫人走过来,道:“我也这么劝你姨娘,可她就是不听。”

  燕倚梦细细地盯着若谖看了片刻,安下心来,笑着道:“我这就去睡,公主也赶紧去睡。”

  若谖扶着大腹便便的燕倚梦道:“我送姨娘回房。”

  许夫人一直保持着温和的笑容目送着她二人离开,可下一瞬,她的脸色便阴沉得可怕。

  若谖把燕倚梦送到房后,便径直去了父亲的书房,告诉他自己追上靖墨都做了些什么。

  方永华默默地听完,点头道:“你的主意的确比我的要好,不会受制于人。”

  若谖道:“叔叔派去的杀手全是军营里的人,昭君姐只要略审一审,他们就会供出叔叔的,叔叔暗杀我的罪名肯定跑不掉,那么我叫哥哥写的叔叔在边疆搞事的新奏折皇上肯定会信个七八分,反而不太会相信叔叔奏折里价说。”

  方永华道:“这是因为里面有宁胡阏氏在鼎力相助,不然我们一家还是很难逃过这一劫难的,有空你去谢谢你昭君姐姐。”

  若谖道:“女儿记住了。”

  她随即微蹙了眉:“叔叔家来西域不到半个月,怎么就有一批死士肯为他卖命,这可有些令人费解,我明儿得要昭君姐姐好好审审缘由。”

  父女二人又商议了几句眼前的局势,方永华见若谖困乏不堪,便要她去睡。

  洗浴之后,若谖躺在床上回忆着刚才发生的种种,看有无遗漏。

  蓦然,第一批杀手面上戴的银狼面具突兀地从脑海里跳出。

  当时她见到那些人的面具就吃了一惊,他们怎么戴着和辰哥哥一样的面具?

  莫非辰哥哥就是沙漠上令人闻风丧胆的叛匪银狼?所以他才不愿意告诉自己他会在西域,可他怎么就变成了银狼?

  若谖在这里百思不得其解,方永庆和凝烟却如热锅上的蚂蚁惶惶不安。

  方永庆抱怨道:“要不是你出的搜主意去暗杀若谖,我们就下至于弄巧成拙了。”

  凝烟把眼皮子一翻道:“我还不是为父亲好,想斩草除根!毕竟那小贱人是公主身份,又深得皇上欢心,就算我们捉住方永华的把柄,可她如果凭着一张巧嘴在皇上面前哭诉,一切都可以逆转的,我们不是白费力气了?

  我本来想杀了若谖,再嫁祸给银狼,然后要父亲参上一本,方永华并未平息叛乱,而是为了邀功,谎报军情才导致公主被银狼奸杀,狠狠打方永华的脸,谁知人算不如天算,若谖死贱人不仅毫发无损,还使我们自己陷于危险的境地。”

  方永庆心急如焚地拍着桌子:“现在说这些有个屁用,当务之急该如何脱困!”

  凝烟道:“不如,我们找个人顶罪!”

  方永庆道:“这是杀头大祸,谁肯顶罪?”

  凝烟从牙缝中冷冰冰挤出两个字来:“家祥!”

  方永庆猛地抬眸,震惊地看着她。

  第二天是达慕节,一吃过晚饭凝烟就盛妆打扮妥当,准备参加达慕节的篝火晚会钓个凯子什么的。

  ——她这两年做皮肉生意老的太快,任谁看都不像个少女,已是妇人的模样,若是白天去达慕节上钓凯子,即使脸上搽再厚的胭脂水粉在刺眼的阳光下

  若谖本待不去,可见她这样,怕她有什么阴谋,自己还是跟去的好。

  达慕节上人山人海,特别是少男少女,一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完全把这个节日当成了相亲节。

  若谖蒙了面纱,在几个侍卫的保护下和琥珀在人群里慢慢穿梭,暗暗监视着凝烟,见凝烟一直找那些胡人贵族搭讪,便明白了她的用意,心中甚是不齿,对一个侍卫道:“你去跟着方凝烟,看她都见了什么人,干了什么事。”说罢与琥珀准备回家。

  她素来就不是个喜欢热闹的人,况且这里成双成队的男女甜蜜的笑容更是刺痛了她的双眸。

  琥珀忽然把手往前一指:“公主,那里有西瓜卖,听说西域的西瓜格外好吃,奴婢去买一个来!”

  若谖含笑点头,难为她这个吃货为了陪着自己,半天没去买点吃的。

  若谖坐在一块树荫下等了良久却不见琥珀的踪迹,有些奇怪,起身往她刚才去的地方走去,见一个西瓜摊正准备收摊,于是问那摊主道:“刚才有没有一个汉朝女子来过?”

  那个摊贩是个满脸风霜、皮糙肉厚的大婶,竟然能听得懂汉语,抬手往侧指了指,用生硬的汉语道:“往那里去了。”

  若谖怕琥珀有个好歹,忙顺着大婶指点的方向追了过去,走出热闹的人群,再往前走,山丘、土堆、荆棘后面全是一对一对的小鸳鸯,就是不见琥珀的身影,若谖心里发焦。

  又走了一会子,若谖看见前方灌木林中有个火红的身影一闪而过。

  她停下脚步,对跟随她的侍卫道:“你们就在这里等着我。”

  几个侍卫忙道:“公主——”

  若谖挥手:“不许违抗本公主的命令,就这么决定了,我不会有事的。”说罢便走。

  几个侍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还是轻手轻脚地跟在若谖身后。

  若谖低头看着那几个侍卫延伸到她脚跟前的影子,停住脚步,转身特别无赖地看着他们几个:“你们再跟着我,我回去跟我父亲说你们欺负我,让他打你们板子。”

  那几个侍卫听了,只得住脚,提心吊胆地看着若谖猫腰钻进前面的灌木丛里,他们稍稍踌躇了片刻,悄悄地靠了过去。

  若谖轻轻分开灌木潜行,当看到琥珀和子辰时她猛然停下。

  琥珀背对着她,若谖看不到她的表情,子辰虽然面对着她,但似乎没有察觉有人在窥探他们,只是柔柔地与琥珀对视。

  依依站在他们身边紧张地注视着他俩。

  不远处的篝火把一切照得忽明忽暗,变幻莫测。

  琥珀带着几丝讨好道:“奴婢一直想找辰公子,可不知辰公子住在哪里,今儿有幸碰到,正好有几句话要同辰公子讲。”

  子辰温和地笑着道:“我现在已不住在方府了,你不必叫我公子,也不用自称奴婢。”

  琥珀忽然就来了气,质问道:“所以呢,你这一走,也把与公主多年的情份都丢下,对不对!”

  子辰面色僵僵的看着她,不知该如何回答。

  琥珀替若谖伤心,落下泪来:“公主从九岁开始就喜欢你,从未动摇,从未改变,你就这么忍心辜负她吗!”

  依依冷冷道:“感情的事要你情我愿,总不能你家公主喜欢别人,就非得要别人喜欢她吧。”

  琥珀没有理会她的讥讽,只盯着子辰问:“你不喜欢公主,不愿意和她在一起吗。”

  子辰目光越过琥珀看了一眼站在灯火阑珊处的若谖,暗想他与她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不可能在一起,又何必让她心存幻想,长痛不如短痛,于是收回视线,残忍道:“你家公主如果不介意做小,我就勉为其难地接纳她。”

  啪地一声脆响,琥珀甩了子辰一个响亮的耳光,一字一顿痛恨道:“你可以不喜欢公主,但是,你不能这样伤她!”

  子辰默默地承受那一掌,他连躲的意思都没有,他甚至宁愿刚才琥珀给他的不是一耳光,而是一刀。

  依依气愤不已,就要回扇琥珀,被子辰握住了手腕。

  她只得恨恨地放下高扬的手,对琥珀道:“你这话说的太没道理了,你自己回去问问你家公主,子辰拒绝过她没有,是她自己不死心,非要缠着子辰,子辰就是纳她为妾都是迫不得已,这怎么叫伤害,即便是伤害,也是你家公主自找的!”

  “好了!够了!”子辰低声怒吼,转身阔步离去。

  依依恨恨地瞪了一眼琥珀,忙追了上去。

  琥珀痛哭着转身,一眼看见若谖站在身后,她背后的火光把她勾勒的很不真实。

  琥珀怔了一怔,擦了眼泪快步走到若谖跟前,低头用浓重的鼻音道:“公主,咱们家去。”

  若谖微微点头。

  两人上了马车,琥珀不停地偷看若谖,她始终表现得很平静。

  琥珀心里不安,握住她的手带着哭腔道:“公主,如果难过你就哭出来吧,这样会好受一些。”

  若谖淡淡地笑了笑:“爱一个人就像农民种庄稼,也许倾尽全力,一场天灾下来颗粒无收,难道怪自己不该辛苦负出吗?”

  她扭头望着窗外,静静道:“我从不后悔喜欢过他,不是所有的花都会结果的。”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dxs9.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ddxs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