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一品娇 > 第三百九十章救人

第三百九十章救人

小说:一品娇作者:不语安然字数:4219更新时间 : 2017-02-27 08:41:38
  子辰带着若谖母子和琥珀到了绿洲里的村庄,那里的村民早就走光,空房子多的是,他们拣最好的住下,叶武买了些衣服还有一些生活必需品送去,并告诉若谖,明儿辰时长安来的官兵要押解她父兄三人上路。

  若谖道了多谢,当天早早地吃过了晚饭,与子辰乔装打扮来到单于庭,悄悄跟一个王宫护卫道:“我是忘忧公主,想求见胡宁阏氏。”

  王昭君早就暗地里交待,若是忘忧公主来了,一定要避人耳目把她直接带到她房间去。

  那个护卫左右看看,无人留意他们几个,压低声音道:“跟我来。”

  若谖和子辰随那护卫进了单于庭,来到王昭君的房间。

  王昭君正在教匈奴人开荒种地,忽有一个丫头悄悄来禀,忘忧公主来了,于是对那些匈奴妇女道:“我突然有些身子不适,先行离开,改日再教各位播种。”

  她匆匆赶回自己的房间时,若谖和子辰已经在里面坐了片刻,他二人见到王昭君,都恭敬礼貌地站起来相迎。

  王昭君派人在门外把守,自己亲手把门关严,转身握住若谖的手,看了一眼子辰,关切地问:“妹妹可还好?”

  若谖道:“我没事,只可怜我父兄正要回长安问斩。”说着扑通跪下,“我也知道欠姐姐许多恩情,可这次我来还要相求于姐姐。”

  王昭君扶她起来:“妹妹怎么这样客气,当初如果不是妹妹出谋划策,我恐怕要在深宫里虚度此生,该我谢妹妹,妹妹反这样多礼,妹妹有什么为难之处,用得上我这个姐姐的,我必定两肋插刀。”

  若谖扫了一眼王昭君的肚子,微微有些隆起,便小心翼翼地扶她坐下,自己和子晨在下首坐下。

  若谖道:“明儿辰时,我父兄三人就会被押解回长安,我想我叔叔最是毒辣之人,绝对会令人假冒银狼,前去截杀我父兄三人,然后会跟押解我父亲上长安的官兵串通一气,说是银狼前来劫持嫌犯,他们迫不得已把我父兄就地阵法,这样一来,不仅除去了他的宿敌,而且还抹黑我父亲私通银狼。所以我想恳请姐姐说服单于明日发兵去救我父亲,顺便抓住假银狼戳穿我叔叔的奸计。”

  王昭君又深深的看了一眼坐在一旁始终一言不发的子辰,对若谖道:“妹妹放心,这件事我应该还是能办得了的。”

  若谖道了多谢,与子辰悄悄的离去,两人回去之后也是早早的睡下,养精蓄锐,明日好去暗中她父亲和她两个哥哥离开边关。

  自己的亲人若谖不会置之不顾的,她之所以对许夫那样说,纯粹是为了刺激她。

  第二日,她与子辰起了个大早,叮嘱了琥珀几句要好好照顾燕倚梦之类的话,便与子辰出了村。

  两人悄悄地来到鄯善国,果然看见父兄站在囚车里被推了出来,个个披头散发,脸上有伤,应在牢里被严刑拷打过,不由心如刀绞,子辰握了握她的手,给她无声的慰藉。

  两人骑着马远远的跟着方永华和靖涵兄弟两个。

  押解方永华父子三人的队伍在走了两个多时辰之后,来到了一片林子附近,此时已是正午,阳光火辣辣的照射着大地,烤得人唇干口裂,正是人昏昏欲睡之际,忽从树林里窜出许多人来,手里持着利刃,向囚车的方向奔驰而来,为首的是一个戴着银狼面具的汉子,他扬声大喊:“银狼在此,谁敢劫走我义父!”

  方永华在囚车里一见此景,心中便已明白过来,是方永庆在背后处心积虑的暗算他,他搞来这一票假银狼的人马,还装腔作势的公开身份,叫这些朝廷派来的官兵听到,圣上本来只是怀疑他与银狼私通,这时却是变成了证据确凿的事,自己想要翻供沉冤得雪的机会越发渺茫,只能在心中暗暗叫苦。

  银狼和他的手下彪悍异常,骁勇善战,只十来个回合,就把长安派来的官兵杀的抱头鼠窜,然后直奔方永华父子三人而去。

  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王昭君带着人马及时赶到,命弓箭手把银狼及其手下团团围住。

  若谖万没想到王昭君都有身孕了,还亲自带着人马前来救她父亲和两位哥哥,心中大为感动,忙迎了上去,叫了声:“昭君姐姐。”

  王昭君顾不得与她寒暄,对假银狼和他的手下喊话道:“你们速速下马受缚,不然弓箭无眼,格杀勿论!”

  假银狼和他的手下有些慌张,事情似乎并未按他们之前预计的那样发展,怎么王昭君会突然出现?

  正在他们犹豫不决之时,忽见远方卷起漫天黄沙,那黄沙由如被一阵风卷着似的,刹时便到了他们跟前。

  假银狼和他的手下一见来人,全都雀跃欢心起来,纷纷叫嚷着:“方将军,你来得可真及时!”

  来人正是方永庆,至少带了千余士兵,比银狼、王昭君和押解方永华三父子的人加起来还要多一信。

  方永庆只威严地淡扫了银狼一眼,并未理银狼等人,将手一挥,那千余士兵训练有素地散开,把他们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个水泄不通。

  王昭君有些诧异地四顾,怒问道:“方将军意欲何为?”

  方永庆命士兵弯弓拉弦,只待他一声令下,便万箭齐发,把包围圈里的人都悉数射死。

  做完这些,他才狡诈地扭头看着王昭君:“胡宁阏氏如此聪明,怎猜不透在下的用意?在下准备把劫持囚犯的银狼和他的手下一网打净!”

  假银狼及其手下愤怒大叫:“方永庆!你背信弃义!”

  方永华冷笑连连:“自己太笨,能怨得了谁?”

  王昭君冷声质问:“那为何连我都要射杀?”

  方永庆仰天而笑,甚是狂傲:“我的计划里没打算杀你,可你要来送死,我也只好笑纳。”

  王昭君冷冷盯着他:“我这么显贵的身份,你敢杀我!”

  方永庆笑里藏刀:“我有什么不敢!等你死了之后,我向皇上上道奏折,就说你为了捉拿朝廷叛官和银狼在混在中不幸遇难,皇上肯定会嘉奖你,你也一定会流芳百世。”

  说到这里,他催马来到方永华跟前,小人得志地冲着他笑:“你知道今儿这套连环计是谁想出来的吗?是你大儿子的书僮青砚,他向我献的计,你女儿再怎么聪明,可是吃亏在手软上,一个敢偷主子财物的奴才竟然还给他一条生路,现在可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方永华陡然明白过来:“去楼兰国造谣生事说梦儿是温朵娜公主的也是他吧。”

  方永庆笑着道:“是不是有种被自家的狗咬了一口的愤怒感,不过我很开心!”

  “只是,你开心得太早!”一个凉薄的声音冷冷地响起。

  方永庆咯噔心一沉,急回头,一个黑影从众人头上掠过,已落在马背上,坐到他的身后。

  方永庆只觉有个冰冷的东西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微微侧目,看见了一柄寒光闪闪的利剑和子辰寒气四溢的俊脸。

  他色厉内荏强做镇定威胁子辰道:“你若敢杀我,我就叫我手下的士兵把他们全都射死!”

  子辰嘴角一扬:“请便!我没打算自己能够救得了他们,我只打算为他们报仇!”

  方永庆一听此话,顿时傻了。

  就在这时,远远又有黄沙滚滚而来,众人回头去看,竟是呼韩邪单于亲自带了兵马而来。

  呼韩邪威严地扫了方永庆手下的士兵,沉声道:“现在给你们两条路可走,你们听从你们主帅的话,为虎作伥,本王就命令本王的军队把你们全都杀戮。

  第二条路是,立刻放下兵器下马投降,我会上奏皇上你们只是听命于主帅,谋杀胡宁阏氏和她肚子里的小王子与你们无关。”

  那些士兵听了,面面相觑,用眼神互相询问,片刻之后,有一人带头扔下了手中的兵器,跳下马来,垂手低头而立,其他人见状,也都纷纷下马投降。”

  方永庆见大势已去,要跑又不能,面若死灰地垂下了头。

  若谖向王昭君和呼韩邪道了多谢,与子辰准备离开。

  方永华想叫她,却只张了张嘴,终是没有喊出声。

  子辰与若谖骑着马并肩而行,子辰见她闷闷不乐,安慰她道:“现在你叔叔和银狼已经都被抓住,想来单于和胡宁阏氏一定会上奏皇上,禀明真相,你父兄定然无事的。”

  若谖轻声道:“我知道。”然后仍是一言不发。

  子辰一心想逗她开心,见前面围着不少人,对若谖道:“那里有什么稀奇古怪,我们也去瞧瞧。”

  若谖不忍拂了他的好意,虽然对围观看热闹什么的不感兴趣,但还是配合着与子辰一起过去看看。

  他们虽然在人圈的外围,可因骑着马,能够掠过众人的头顶往里看,原来墙上贴着一份告示,告示上写着银狼党羽依依将于三日后午时在鄯善国王庭附近处决。

  贴告示的日期是三天前,今天刚好是处决依依的日子。

  若谖心中一惊,还夫来得及开口,就听子辰沉重道:“你先回绿洲等着我,我救了依依就来寻你。”

  若谖疑心重重地盯了他看了良久,方才点了点头,一言不发地调转马头,独自去了。

  子辰拍马向鄯善国疾驰。

  鄯善国王庭前面不远的空地上,已经围满了不少被士兵强制来看热闹的百姓。

  一个长官模样的人藐视着众百姓:“有人一直造滛温朵娜公主活着,本官再一次郑重申明,温朵娜公主早就死了,现在的鄯善国国王才是楼兰唯一的王室血脉,你们就安心地做王的子民,不要再想着造反了!若有人再敢造谣生事,这个人就是你们的榜样!”说罢命士兵把依依带上来,嘴角挑起一抹残酷的笑意,对那些士兵道:“你们知道怎么做咯。”

  那些士兵闻言向依依扑了上去,用力一拉,她身上的裙子便掉了下来,依依奋力挣扎哭喊,她近乎全裸的身体在沙地上打着滚,几个士兵冲上去捉住了她的手和脚,把她硬按下去,分开她的双腿,依依的惨叫声像野兽似的传来,许多百姓都别开脸去,不敢看即将发生的惨烈一幕。

  人群背后忽然响起了马蹄声,众人回头,就见一个少年血红着眼,手持大刀骑着马呼啸而来。

  人群急忙向两边闪避,让出一条路来,那少年如入无人之境般很快冲到空地中心。

  依依拼力抬起上半身来,冲那少年急切大叫:“忘尘,快跑,有圈套!”

  她话音刚落,便有无数士兵从沙里跃出,万箭齐发射向忘尘。

  忘尘急挥刀把迎面而来的箭击飞,可坐骑却被利箭射死,把他掀了下来,只一瞬的功夫,他便已身中十数箭,血染衣衫,顿时有许多士兵手持利剑向他围拢过来,意欲把他剁成肉酱。

  忘尘拼死抵抗,并努力地向依依靠近,已有几个士兵把依依压在了身下……

  依依绝望地看着他:“忘尘,杀了我!杀了我!”她是宁愿死也不愿叫别的男子夺了她的清白去,她的女贞只愿意给一个人,那个人……

  忘尘如被困的雄狮般仰天发出一声长啸,硬拼着站起,手中寒光划过,围攻他的那几个士兵刹时尸首分家,脑袋滚的倒处都是。

  所有士兵被这惊悚惨绝人寰的一幕吓傻,愣在了原地。

  忘尘身上插满了利箭,鲜血潺潺地流着,每走一步,地上就蜿蜒出一道小溪般的血痕。

  那几个意欲凌辱依依的士兵惶恐四逃,忘尘手起刀落,把他们都杀了。

  那个长官远远大喊:“大家不要怕,他只不过是强弩之末,一起上!围攻他!”

  成百上千的士兵手持着长矛一步一步向忘尘和依依逼近。

  忘尘单膝跪在依依身旁,低头看着她,低沉着嗓音道:“我是不会让任何一个男人碰你的!”

  他举起手中的大刀向依依的脖子砍去,依依闭上眼,安静地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忽然一粒石子把忘尘手里的大刀击飞出去,忘尘急回头,就见子辰单枪匹马地冲了过来。

  依依睁眼坐起,惊喜地喊了声:“子辰!”

  子辰一手挥舞着银鞭,将近身的士兵抽翻在地,如闪电一般冲到依依身边,把她拉上马背,回头对忘尘道:“你快跑,我断后!”

  忘尘急切地叫道:“别管我,你们快跑!”

  子辰看他浑身是箭,此时能坚持,全凭着最后一口气,即便救回,也是死人,只得一咬牙,带着依依往城门口疾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dxs9.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ddxs9.com